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九十三章 第七号魔法实验室
    随着铁棺盖缓慢滑开,一阵刺鼻的气息迎面扑来,里面是一个身形怪异的男性。

    他浑身赤裸的横卧其中,皮肤干瘪发黑,嘴唇苍白干裂,双臂呈现出畸形的弯曲状,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打断的,身上布满了各式伤疤,但他却并未死去,紧闭着双眼呼吸平稳,胸膛微弱的起伏着,仿佛正在沉睡一般。

    “都过来帮忙!短时间内他是醒不过来的……”博克捏着鼻子嫌恶的说道。

    林恩倒也不畏惧,拉了拉袖子,在手掌上附上了一层水膜,帮着博克一同将实验品搬到了台上,而后用铁链将对方四肢和脖颈捆缚了起来。

    “我来操作,你来负责记录!”博克很是自然的夺过了领导权,将桌上的实验记录本丢给了林恩,然后命令帕蒂去把魔药给拿过来。.jújíá?y.??m

    还没搞清楚实验流程的林恩也乐得做一些打下手的工作,当即拿起试验记录本便翻看了起来。

    【魔法历726年,六月二十一日,实验目标:09号实验体,初步检测肾脏坏死,胃部萎缩……生命体征微弱,饮用火蜴魔药后出现强烈反应……

    实验目标:011号实验体,塑形巨魔魔药残缺品,生命体征顽强……注射狮鹫魔药后,右臂异常肿胀爆裂……

    实验目标:015号实验体……饮用亚龙魔药……失控(造成四名守卫,两位巫师学徒死亡)……】

    ……

    林恩一页页的快速翻看着试验记录本,上面的记录令人触目惊心,总计进行十七次塑形魔药融合实验统统失败。

    实验品的下场一般有三种,因为剧烈的排异反应突然暴毙,由于生命体征微弱直接死在开刀检验的时候,又或是……短时间内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

    最后一种极其容易出现事故,一共造成了三次人员死伤,所以实验台上才会有那么多专门用于抑制实验品的束具与铁链。

    自己面前这个应该是一十八号实验体,曾饮用过毒雾蛇妖的血制成的魔药,由于融合的过程中出了差错,最后狂乱失去了理智,所以只能作为废品,用于塑形魔药间的融合实验素材。

    也就是说这种魔药的关键在于让人类获得类似于魔兽的力量……

    林恩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之前努尔饮下的应该就是塑形巨魔魔药,才会拥有如此强的恢复能力。

    “你在发什么了愣,提米斯?”博克已经拿起了匕首,又将一个老旧的炼金目镜带上,见林恩还在翻看之前的实验记录,不由的出言呵斥道。

    就在这时,被铁链束缚住四肢与脖颈的实验品猛地睁开眼,赤红的双瞳中透露着浓重的杀气,喉咙里不时的响起一阵阵低沉的嘶吼声,挣扎着就想扑过来,但是由于四肢铁质的束具与一道道铁链牢牢锁住根本无法脱离。

    博克咽了口唾沫,手腕在微微的发抖,等待了十余分钟,待到对方折腾的有些累了,这才硬着头皮用一旁的火烛将匕首消毒,切开了十八号实验体的胸腔。

    于此同时左手上带着的一个金色手链微微亮起,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很快便凝结住了……

    “心脏供血功能正常,细胞魔能侵染程度大约七成左右,相比之前有所提高,肝脏和肾脏异常,有明显的肿胀,里面是毒气?有可能是毒雾蛇妖魔药的影响……”

    博克的面上满是紧张的神色,不过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勉强忽略掉了实验体不间断的挣扎,利用炼金目镜观察着实验体的状态。

    林恩也带上了专用的单边炼金目镜,发现这玩意和显微镜很像,只是倍率很低,仅有七十倍左右,勉强能看清部分细胞的大致结构。

    大概适应了一下后,林恩便拿起了一旁的羽毛笔,开始书写十八号实验体的身体各个器官数据。

    字迹这么重要的破绽他自然也不会忘,早就用智脑记录过了,写的慢些的话,模仿个八九成应该不成问题。

    在确认对方的状态还算完好后,博克便接过了帕蒂递过来的一份巨魔魔药,强制抓着实验体的头颅,直接灌了一半下去。

    服药短短半分钟,实验体便陷入了狂乱,身躯膨胀了一圈,将铁链崩的紧紧的,身体奋力的挣扎扭动,连沉重的实验台都微微的震动了起来,之前的伤势更是在以极快的速度复原。

    博克迟疑着不想上前,却也不敢错过这个收集数据的好机会,只能硬着头皮下刀。

    然而一十八号实验体却是做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未曾想到的动作,竟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右腕扯断,挣脱了部分束缚……

    博克顿时被吓了一跳,还未能反应过来,就被流着绿色鲜血,犹如大腿那般粗细的前肢给抽飞了出去……

    帕蒂整个人都被吓呆了,嘴里不由发出一声尖叫。

    博克一头撞到了后方的墙壁上,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第一时间便要按动警铃,将卫兵给喊过来。

    不过在他行动之前,一柄锋利的钢剑便顺着前臂尺骨和桡骨间的缝隙,将实验体挥舞的右臂钉在了实验台上!

    紧接着林恩有条不紊的用铁链一圈圈将十八实验体给束缚了起来,在挣扎了好一阵后,实验体的身体迅速缩水,在剧烈的排异反应下,很快就没了声息。

    博克和帕蒂都是松了口气。

    直到林恩确认这个残次品已经死去,博克这才敢重新上前完成之前未能完成的解刨工作,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片。

    就和努尔一样,实验体在死后,体内的血肉也变得干瘪、没有活力,仿佛一捏就会破碎的泡沫一般,身体的各个器官也在迅速衰竭。

    林恩将这些观察到的细节一一记录下来,再与博克和帕蒂一同将死去的实验品丢回了铁棺材里。

    博克看着剩余的几幅铁棺材,不免有些后怕,便望向两人,出言说道。“轮换着来,这次到你们了,帕蒂、提米斯!”

    女巫疯狂的摇着头,压根就不敢靠近。

    “那就我来吧!”林恩独自上前将第二幅棺材给打了开来,之前看了好一会,也算是记住了流程,应该不至于会出差错。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