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九十一章 无面者的聚会
    在这段时间里,有人进过自己的房间?

    也有可能是利用魔法操控那些妖精将这东西放在了他的书桌上。

    林恩立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随即艳红色的信封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的抖动了起来。

    【寒冰之幕】

    林恩毫不犹豫抬手施法,一道坚固的冰晶之墙挡在了面前,右手更是按在了门把手上,随时准备着开门跑路。

    就在林恩警惕的目光中,艳红色的信封自动打了开来,悬浮在空中,里面烫金色的魔文很是显眼。

    【尊敬的卡尔先生

    鉴于您在依耶塔海港内出色的表现,我们诚挚的邀请您成为【无面者】中的一员。

    【无面者】致力于探究魔法的奥秘,这里没有规矩的束缚,也没有身份之隔,所有成员都将以平等的身份交换知识,共同探寻世界的真理……

    ……

    ……

    下一次集会将于四日后,晚十一点整,期待您的光临。】

    林恩的目光在长长的纸页上一扫而过,视线最终凝结在了信封开头【卡尔】这两个字上。

    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林恩脑海中不由的泛起了这个念头,卡尔正是他占据的这具身体的名字,在到达了海港镇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称呼了。

    虽然面前这封红色的书信看上去只是一封邀请函,内容与称呼上也十分的客气,但从直接点出他身份来看,明显来者不善,带着一股威胁的意味。

    而现在确切了解他身份的只剩下了琼尼一个人……

    不,白鸽和不知道死活的科鲁也算半个。

    林恩的第一怀疑目标自然是琼尼,自己在进入海港镇后,所获得的身份和地位,都和原身卡尔并不匹配,对方的心中说不定会产生一些疑虑。

    只是自己的身份暴露,对于琼尼而言没有任何的好处,因为那意味着航路被中断的责任将会被重新提及。

    相比起他得到了官方认证的身份,一个学徒的话语并不具备太多的可信度。

    其次是白鸽,虽然这孩子现在已经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但一些强大的灵能巫师,说不定能从她的脑海中搜索出一些关键信息。

    赫尔拉姆已经带着白鸽被冰封的身体去找一位精通灵能魔法的大巫师了,说不定就和这有关。

    不过林恩很快又否决了这个猜测,因为那位大巫师昨天才出发,且不说一天之内能不能到得了巫师之城,但至少是没法折返回来给自己寄信。

    另外,赫尔拉姆所拥有的力量,自己根本无法抗衡,如果对方抓着把柄,想要自己做些什么大可不必如此麻烦。

    要是他没猜错的话,白鸽的灵魂大概率已经被智脑给收走了,就算有搜索记忆的魔法也未必有用。

    百般的念头在脑海中闪过,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后,林恩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对方未必是真的能够确认这一点,这封信很可能是一个试探,否则这封信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呈上。

    因为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就是卡尔。

    在巫师之地全面禁止灵能魔法的情况下,查看大脑记忆这种事情是无法作为实证拿到明面上来说的。

    毕竟说这话的人就等同于自爆自己就是灵能巫师,并且违规使用了巫师议会明令禁止的魔法,这可是不小的罪名。八壹中文網

    林恩正想着,漂浮在半空中的信封自发的燃烧了起来,化作了四散的纸灰。

    与此同时,一枚模样精巧的戒指从中掉了出来,落在书桌上的茶杯里,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林恩发动【法师之手】,把戒指摄到了身前。

    按照信封中的描述,只需要向内部输入魔力,就能够发出一道特定的魔法频率,将部分带有意志的魔力投送到会面的地点。

    无需亲自动身,也不会以真实面目出现,这便是【无面者】的含义!

    除了邀请者外所有人都无法得知其余人的身份……每一位成员都可以随意的探讨被巫师之地视为禁忌的话题,自然也包括被视为禁忌的灵能魔法!

    这倒有点像是……全息投影?

    林恩翻转的看着这枚精美的戒指,戒身通体用秘银打造,表面铭刻着许多奇特的魔文,最显眼的便是戒托上镶嵌的赤色宝石,被雕刻成了一朵长相十分艳丽的花朵。

    “血色荆棘?”林恩自然是认得这种奇特的花朵,也瞬间就明白信封和戒指究竟是谁送来的。

    是刚刚盘问努尔的举动被人察觉了吗?

    林恩暗自思索着,说不定努尔死去的那一刻,在他脑海中种下灵魂禁制的人便收到了消息,随后才送来了这封信。

    至于这究竟威胁、警告、亦或是拉拢,林恩不得所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名为【血色荆棘】的巫师组织,似乎知道很多他们不应该知晓的情报。

    无论是突然得到的飞艇图纸,亦或是卡尔这个名字……

    预言?占卜?招魂联系可能已经死亡的科鲁,某种可以偷听别人谈话的魔法,识别谎言的魔咒,用金钱收买了某个知晓这些情报的人……

    想着各种可能,林恩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将悬浮在掌心的戒指用能够隔绝魔力的厌魔石包裹好,然后将书架上书籍一本本的拿了下来,在后方的木板上开了个口子,将这枚戒指藏了进去。

    他可不准备带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那个所谓的【无面者】聚会,林恩也没有参加的打算,说不定这会是个鸿门宴,而且去了岂不是证明对方的猜测是正确的。

    现在距离【无面者】的下一次集会还有四天的时间,大概是对方特意留给自己考虑的期限,只是林恩可不想要按着这个的步调来走。

    “【黑医师】拉达克吗?”林恩回忆起了之前盘问努尔的时候,对方曾反复提到的名字。

    这个拉达克应该就是【血色荆棘】内的核心人物,也是最有可能在努尔的脑海中设下灵魂禁制,并给自己寄信的人!

    (PS: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追读,啥都求呀。)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