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八十八章 魔法改造
    绿巨人?

    刚进来的林恩也是被努尔形象给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明白自己想多了,因为对方的状态看起来很是糟糕,身高膨胀到了两米多高,右肩肿胀,胸膛起伏剧烈,嘴角不停的流着延水,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畸形的怪物。

    那么……是魔法改造的结果吗?

    林恩顿时想到了之前在南城区看到的那些畸形人,也就是所谓的残次品……

    思虑间,愤怒的努尔已经直接冲了过来,三两布便跨过了数米的距离。

    林恩手指前伸,一缕火光在指尖浮现,随后快速膨胀化作汹涌的烈焰,与狂奔而来的努尔撞到了一起。

    炙热的火舌不断的烘烤烧灼着努尔绿色的肌肤,后者却不管不顾,嘴里发出一道痛苦的嘶吼,正面迎着火浪,挥动右拳朝着林恩砸了过去。

    努尔十分的清楚,近身战是自己唯一的胜机。

    除了精通塑形学的巫师外,其余巫师那脆弱的肉体相比起普通人强不了多少!

    面对着这势大力沉的一击重拳,林恩侧身躲避了开来,粗壮的右拳在身旁土质墙壁上砸出了一个沉重的拳印。

    力量和速度相比起那些服用过【神恩药剂】的猎巫者要差上不少……最为重要的是努尔的出拳毫无章法,显然是没有太多近身搏斗的经验。

    不过恢复速度倒是挺快的……

    林恩敏锐的察觉到,对方那些被烧伤的皮肤竟然在飞速的脱落、愈合。

    身体各处火焰烧灼所带来的痛苦让努尔陷入了狂乱之中,双目赤红的怒视着眼前的林恩,再度发出了一声咆哮,整个人犹如一辆失控的坦克般横冲直撞。

    见此情景,林恩没在使用魔法,而是将腰间的长剑给抽了出来,如此近的距离,使用白磷火太过危险,纵然是【液氮-寒冰领域】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瞬杀。

    更何况他还需要留活口才行……

    见林恩竟然打算用剑和自己战斗,努尔顿时感觉面前这个巫师只怕是在慌乱中失了智。

    他早已看出对方并非是塑形学派的巫师,否则在自己近身的时候早就发动魔法变形了。

    不过被一个魔能者近身,对方又能做些什么呢?

    努尔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狞笑,或许他将成为第一个,在正面战斗中杀死正式巫师的学徒!

    然而努尔很快就发现,事情似乎和自己想的并不一样,对方的力量不强,速度不快却总是能差之毫厘的规避开攻击,自己的身体却像是主动的送到了对方的刀锋面前,片刻间,绿色的皮肤上已经被砍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痕。

    尽管这些伤势总能在几秒内愈合,但努尔的表情却是变得有些不安起来。

    没有什么是毫无代价的,他的治愈能力也是如此,作为一名巫师学徒,身体里就不多的魔力正在被迅速抽离,要不了多久他便会被彻底抽干。

    想到这里,努尔的进攻越发的疯狂,然而这只能使得他攻击的破绽变得越发明显。

    另一边的林恩也是立刻就察觉到了对方的力量、速度以及恢复能力都在慢慢变弱。

    是时候了……

    林恩目光一束,低头躲过了努尔的沙包大的右拳,而后回身一剑砍在那墨绿色的小腿上,切断了腿部肌肉的肌腱,努尔庞大的身躯瞬间失衡跪倒在了地上。

    不等对方反应,林恩便再度挥剑直刺,从侧后方刺入,十分精准的卡在了脊骨的缝隙中。

    努尔嘶吼着便要起身还击,但很快就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整个下肢竟然失去了控制,身体只能无力的瘫软在地,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现状。

    这是什么魔法?

    努尔彻底的慌了,紧接着身下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的地表快速开裂化作细沙,将他的身体吞没了进去,几秒后,又凝结成形。

    这两个魔法他倒是认得,正是【化石为泥】以及【化泥为石】……jújíá?y.??m

    短短片刻的功夫,努尔的大半边身体就已经被嵌进了地面,再也动弹不得。

    “这位巫师大人…你不能杀了我…否则拉达克大人绝不会放过你的,还有【血色荆棘】,你绝不明白他们的力量……”努尔惊恐不定的大叫着。

    回答他的是一柄从上至下,刺入他肩膀的利剑!

    努尔的尖叫顿时被痛苦的哀嚎声所取代。

    林恩一把将长剑给抽了出来,这一次指向了努尔的脑袋,十分简洁的说道。

    “我问,你答!你多喊一秒,我就多砍一刀!”

    努尔的哀嚎声顿时卡在了嘴边,唯有强忍着疼痛畏惧的看着林恩。

    “努尔,依耶塔学院第九批招收的学员,六年前由于未能通过元素与塑形学科的测验,被迫离开,次年加入【血色荆棘】……”

    林恩慢条斯理的将从劳德那里获悉的部分情报说了出来,摧残着对方的心理防线,而后望向努尔继续出言说道。

    “我很了解你,努尔,所以你最好不要妄图在我的面前说谎话……否则,后果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现在告诉我,三天前的那个早上,你都在哪里,又做了哪些事情?”林恩出言询问道。

    “我在【阔斧酒馆】里,那个叫做雷尔夫的半身人找到了我,想要用空天飞艇的图纸换取一笔赏金……”努尔目光闪烁,结结巴巴的说着。

    林恩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这次直接挥剑贯穿了努尔的右臂,剧烈的刺痛感立刻便激起了一阵痛苦的哀嚎。

    很显然对方是在说谎。

    因为在雷尔夫死亡的前一天,他才刚刚进行了飞行实验,【血色荆棘】最快也要下午或者晚上才会发出悬赏,而当天下午这位半身人还在帮着驾驭飞艇,晚上得负责守夜,哪有空去打探这么隐秘的情报。

    你怕不是在逗我……

    林恩望向还有些不老实的努尔,玩味的说道。

    “你知道吗?在我们那里,曾经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刑罚,叫做凌迟,就是用刀一片片的将囚犯身上的肉割下……”

    “不过不用担心,刽子手的技术绝对要比你想象中的出众,他们会避开那些大动脉,并确保割下的每一块肉,其长度、粗细都分毫不差…未免被行刑者昏迷过去,通常还会在刀上浇上一些盐水……”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