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八十七章 努尔:现在的我强大的难以想象
    午后,南城区,一处寂静的街道内。

    学徒努尔紧了紧身上的衣袍,那黝黑的脸上被胡乱的涂抹上了些许泥灰。

    不会塑形魔法的他,只能依靠这样的手段来避免别人认出自己。

    然而,如此粗劣的伪装显然并没有太多的作用,从他进入南城区的那刻起,努尔便敏锐的察觉到背后有人一直在跟踪着自己。

    借着袖子的遮掩,努尔透过手心内铜镜的反射,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后方的景象。

    在距离他大概三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名衣衫褴褛的贫民已经跟了自己足足三条街道了,绝不可能是巧合。

    “该死!”努尔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他自然清楚自己前段时间冒险的举动,多半已经引起了治安队的注意。

    听闻那位从巫师之地外渡海而来,整个海港镇最年轻也是最有天赋的三环巫师,同样在追查着自己的下落。

    努尔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脚上的步伐更是快了几分,穿过了一条条街巷,试图通过南城区复杂的道路来甩开跟踪者。

    但他很快就发现了这样的举动无济于事,因为追踪者可能不只有一个!

    看来只能除掉了!

    努尔的心一狠,绕了半圈,最后进入了一间早已废弃的塌房里。

    外面的街道上,三名碰头的水手互相对视了一眼,迟疑着要不要偷偷跟进去,要是塌房的内部有什么秘密的通道,那他们可就又跟丢了。

    在来之前劳德可是下了死命令,决不能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想到这里,几人咬了咬牙,留下一人在外面等候,其余两人谨慎的跟了进去。

    塌房内空荡荡的,唯一剩下的东西便是墙角堆放着的几根破木板,以及一张残缺了大半截的桌椅,墙壁都生满了青苔,一阵风吹过带起了一股恶臭的腐烂味。

    人呢?

    两位水手愣了一下,正思虑着,头顶门延处,一道暗淡的符文突然亮了起来。

    紧接着便是一阵刺耳爆炸声响起,伴随着掀起的冲击波,碎石与烟尘瞬间笼罩了塌房内的一切,两名水手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掀翻在地,身体被横梁与大量碎石所掩埋……

    在外守着的另一名水手立刻便冲了进来,而迎接他的是努尔的狞笑与【腐蚀术】。

    腐蚀射线转瞬间便已经到了眼前,无数晶莹的液体洒落而下,根本避无可避,惊慌失措的水手一屁股摔倒在地,只能眼睁睁的无数酸液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忽然间,一道冰晶之墙拔地而起,将所有的酸液尽数挡下……努尔脸上的笑容立刻便凝固住了,转头望向了大门处,恶狠狠的说道。

    “朋友,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我是拉达克大人的助手努尔,【血色荆棘】的一员。”

    已经换了一副面貌的林恩并没有回话,第一时间催动【法师之手】,地面上大批的碎石悬浮了起来,露出了掩埋在下方的两名水手。

    由于并没未被爆炸直接击中,两人都还有声息,只是大脑受到冲击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里,林恩也是松了口气,看样子自己来的还不算晚,当即便望向还没从劫后余生的惊愕中回过神来的那名水手,直截了当的说道。

    “把他们搬出去吧!”

    “感谢您,巫师大人!”水手并没有认出伪装后的林恩,但也立刻便反应了过来,赶忙走上前将昏迷不醒的两名同伴给拖了远一些的地方。

    努尔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凝重,他明白今天自己多半是危险了,一步步的后退着,右手悄悄伸到了背后,轻轻的将一个铜棒给勾了出来。

    【魔法-弹幕】.jújíá?y.??m

    一直留意着对方行动的林恩自然是很快便注意到了对方的异动,待几名水手离远些后,便径直的抬了手,十数枚【魔法飞弹】在虚空显现。

    “正式巫师?!”努尔瞳孔微缩,虽然林恩施展的仅仅只是零环魔法,但这样的数量显然不是一个学徒能够驾驭的。

    意识到这一点,努尔毫不犹豫的将手中握着的铜棒给丢了出去,棒身上接连的符文亮起,而后猛地炸了开来,狰狞的铁片如同暴雨一般朝林恩袭去。

    努尔在丢出铜棒的那一刻便转头飞奔,压根就不去看结果,打开墙壁上的一处暗门,直接钻了进去。

    他明白这一手或许能造成些阻碍,但绝不可能杀死一位正式巫师!

    果不其然,下一刻,身后的暗门便连同土制墙壁一起被炸了开来,猛烈的冲击波直接将努尔轰飞了出去。

    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努尔勉力的站了起来,将手伸进了腰间的口袋,掏出了一瓶墨绿色的魔药,而后一狠心直接灌入了口中!

    这是一瓶改造魔药,是他这些年来作为助手,按照偷瞄来的配方自行配置的,有着不小的副作用,本想着找机会高价转卖出去,但现在显然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很清楚自己若是被抓住,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在饮下魔药的那一刻,努尔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燥热,浑身上下如同被投入了火炉一般,嘴里不住发出一道道痛苦的嘶吼声。

    【魔法-弹幕】

    数枚魔法飞弹呼啸而过,无比的精准的击打在了努尔的身体各处,虽然为了留活口,并没有朝着要害攻击,但却是在手脚的关节处炸开了一道道口子。

    若是一个正常人,遭受到这般的攻击,只怕是早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然而努尔却是不同,在魔药力量的浸染下,他的皮肤逐渐变成了墨绿色,手脚关节处的伤口在迅速愈合。

    努尔双目通红,死死的盯着将自己逼迫到如此境地的罪魁祸首,一股强烈的怒意涌上心头。

    服下魔药后的变形过程是无法逆转的,这也意味着今后他将会一直以这样的丑陋的姿态生存下去。

    避过作为报偿,努尔也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庞大魔力……

    现在的他强大的难以想象!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