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七十九章 所谓天才,不过是虚名罢了!
    “林恩教授,之前我一直认为那些所谓的魔法天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就是更加努力、际遇更好一些罢了,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这个想法有多么的荒谬!”

    凯文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目光望着林恩,他原本还想见识劳德口中那无比神奇的不灭之火,却没想到林恩转瞬间竟然掏出了另一个强大而新奇的魔法。

    菲利普、提克等人也都是一脸感慨的表情,以他们的天赋再度晋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林恩不同成为大巫师甚至传奇巫师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感谢你的赞誉,凯文教授!”林恩颔首点头示意,随后又继续说道。

    “不过有一点你大概是误会了,我的魔法天赋远不足以与那些真正的天才相提并论,更不要说和被誉为【魔法界之星】欧格斯特大师相比了。”

    “改良的魔法很多都是基于【秘法学会】内一些学者的理论,至于巫师等级爬升的快些,也不过是接触奥数的时间比各位长一点罢了。”

    “我也没有丝毫信心能在四年内踏足大巫师之境。”林恩摇了摇头,出言回应道。

    看看赫尔拉姆胡子都白了,才堪堪成为一名五环大巫师,就知道欧格斯特能在二十四岁之际突破这个境界是有多么的天赋异禀了。

    林恩可不会因为别人的几句吹捧,就乐得找不着北。

    什么巫师之地第一天才的名头,都是虚名罢了!

    顶着这个名头未免太过嚣张,更何况他并没有与之匹配的能力,没准哪天就露馅了……

    林恩的“谦逊”让一众学员、教授们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如果这都算不上天才的话,那他们岂不是都是废物。

    罗尔也看了出来,林恩刚刚对自己说的很可能是真话,没有讥讽的意思。

    这么谦逊的人他倒也还是头一次见。

    至于输掉的战斗,罗尔并不怎么在意,对方毕竟是三环巫师,输了才是正常的。

    虽说正式巫师之间没有质的差距,但一般而言,除非是有一方拥有着一身昂贵的魔法道具,否则跨级战斗的胜率通常低的可怜。

    “好了,既然战斗已经结束,那我想对于林恩教授的巫师等级测评结果,应该没有人会再表示质疑……”提克环视着聚集在训练场上的学员与教授们,见没有人出言反驳,便让助手将两个盒子给拿了过来。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提克打开了第一个盒子,内部盛装着三个由纯金打造的徽章,表面上刻录着一个极为繁杂的符文,那正是巫师议会的标志。

    三枚徽章的形状模样都很是相似,唯一不同的便是徽章的中央镶嵌着一至三颗璀璨的宝石。

    “我将以巫师议会的名义,在赫尔拉姆大师的见证下,授予你三环巫师的身份!”提克取下了最后的那枚徽章,郑重的上前将其戴在了林恩胸前的衣袍上。

    “感谢您,提克先生!”林恩颔首示意。

    训练场上,一阵阵热烈的鼓掌声响了起来,即是祝贺林恩获取身份,也因为对方刚才给他们带来了一场无比精彩的战斗。

    “没想到林恩教授竟然是一位三环巫师……”艾洛克激动的出言说道,明明教授看起来和他们差不多大。

    “我早就说过了,唯有三环巫师才能资格担任依耶塔学院的教授……”一位名为黛布拉的女巫骄傲的说着,随即又很是八卦的与几名同伴猜测起了教授今年几岁,有没有喜欢的人,击败罗尔的时候用的又是什么魔法。

    “只要是三十岁以下我都能行……”身旁有着一头红发的女巫,突然大胆的发言道。

    “我就不一样了,教授年龄再大我都可以……”黛布拉下意识的说着,而后又赶忙止住了嘴,听到了这话的几名女巫学徒顿时羞红了脸,接着又嬉笑打闹了起来。

    唯有琼尼则是一脸迷茫,没有参与几人的讨论,她记得林恩接触魔法到现在也不过是大半年罢了,现如今竟然已经成为了三环巫师。

    自从乌尔镇的那次会面后,她就已经越来越看不懂这位昔日的同僚了。

    “这是你的法袍,林恩教授!”训练场上,提克在给林恩带上徽章后,又打开了另一个盒子,将一袭装点华丽的袍子拿了出来。

    这件法袍,既是身份的象征也是一件魔法道具,拥有着略微的魔法抗性以及每天一次的除尘术。

    林恩伸手接了过来,看了看这略显骚包的法袍和徽章,顿时觉得还是依耶塔学院发放的教授勋章以及制服看着顺眼一点,最关键的是带着不心虚!

    提克将两件信物递给林恩,紧接着拿出了一张长长的羊皮卷念起了巫师之地的规章制度。

    除了那些繁琐,在塞卡斯帝国就有的基本规范外,提及最多的便是对于巫师残害平民的处罚,具体到了每一项。

    比如一位正式巫师无理由残害一位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又或是私下里进行禁忌的魔法实验造成平民死亡,将至少面临数年以上强制劳役或是监禁。

    若是情节严重,甚至会被直接剥夺巫师身份,处于死刑。m.jújíá?y.??m

    而残害一名正式巫师,后果就更严重了,要么被送到魔石矿山内挖一辈子的矿,要么终身监禁、要么直接处死。

    “我得问一句,你是灵能巫师吗?林恩教授?”提克念完前百条规定后,望向林恩出言询问道。

    “并不是。”林恩摇了摇头,他还没有学习那些所谓的灵能魔法。

    “既然这样,关于灵能魔法的使用规范就不必再提了,你只要记住一点,巫师议会禁止私下研究灵能魔法,如果实在感兴趣的话,可以前往格林瑞尔的灵能学院进行规范性的学习。”提克郑重的提醒道。

    林恩多少有些意外,虽说之前他就从菲利普那里了解过巫师之地对于灵能魔法的谨慎,可也没想到竟然连使用灵能魔法都有专门的法律条例……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