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四十一章 礼赞——天堂审判!
    好几分钟过后,直到短暂耳鸣逐渐恢复,两位女巫才在一道熟悉的呼喊声中回过神来。m.jújíá?y.??m

    “屏住呼吸……用魔力过滤氧气!”

    琼尼猛地回过了神来,转头望过去,林恩正站在燃烧着的火海前,目视着前方,滚滚的热浪将衣袍刮得泠泠作响。

    两位女巫并不知晓氧气是什么,可屏住呼吸还是会的。

    不过这究竟是什么魔法?

    琼尼惊讶的难以言喻,一旁的白鸽更是被缩在倒塌的土墙边,被满地的残肢与血肉吓得站都站不起来。

    林恩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关注两名女巫的状态,正神情肃穆的望向已成为一片废墟的海港码头。

    按理来说在这样的爆炸下,应该不可能有人能够存活下来,然而事实却正好相反,一道人影竖立在燃烧的火海中央!

    说是人影或许有些不够妥当,因为此时的安硫克早已没有了人的模样,原本华丽的鎏金衣袍被撕得粉碎,全身上下都已被上千度的白磷烈火点燃。

    不管从哪个角度说来,安硫克都应当死了,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他早该死在几天前乌尔镇外的那场大战中,然而他卑微的祈祷却是引动着永恒伟大的存在降下了一丝怜悯……

    一缕的神之伟力强行维持住了他的生机,之前在察觉到危险的那一刻,安硫克便主动的将这缕神力引动,破格使用出了四环神术——【神圣结界】,硬生生的将那无比可怕的爆炸抵挡了下来。

    不过四环神术的力量终究有限,并未能将后续的余波阻隔在外,上千度的高温不断的烘烤着血肉与五脏,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此时此刻,安硫克的脑海中已经感受不到痛苦,只剩下了最为纯净的信仰。

    死亡与疼痛不过是通向天国需要经历的考验与磨难!

    安硫克并不畏惧死亡,可若是能将面前的巫师送入地狱,那主必然会在天国给与他更多的嘉奖……

    “礼赞——天堂审判!”安硫克声带早已被破坏,但口齿颤动间,一缕微光在燃烧的指尖闪现。

    那是最为纯粹的死亡之光,微光迅速扩大……火焰退让、碎石崩解,挡在前面的一切都在这样的力量下迅速消散。

    【寒冰之幕】

    林恩伸出手,一道又一道的坚固的冰晶之墙竖立而起,然而却无济于事,几乎瞬间便被击溃,不过林恩还是借着这不到一秒的阻隔侧身回避,避开了这一道死亡之光。

    身后,纯粹的光芒径直撞到了汹涌的海面上,炸起一团十数米高的浪花。

    安硫克不依不饶,再度施术,这一次是范围更广,难以回避的【天启风暴】!

    就在这时,白鸽开口了!

    尖锐的音波瞬间席卷全场,安硫克的动作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刚刚凝聚出来的暴风也随之消散。

    但很快这位大主教便转过了头,双瞳中闪烁着暗金色荧光,不见任何的动作,白鸽便像是被人掐住了咽喉一样,尖锐的音波戛然而止。

    恐怖的反噬瞬间被击穿了女巫的精神防线,少女的身体直接瘫软了下来,口吐着鲜血倒在了地上。

    “白鸽!”琼尼快速的上前将小女巫扶起,检查起了她的状态。

    林恩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怒色,数十枚【魔法飞弹】在空中显现,而后迅速燃起,化作了无数缩小版的白磷火球,向着安硫克飞驰而去。

    三环神术——【神圣屏障】!

    面对着成群的火球,安硫克不敢硬接,立刻便转攻为守,纵然体内有着一丝神力的加持,但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允许连续的使用更高阶的神术,只能以两道【神圣屏障】应对。

    无形的屏障与爆裂的火球撞击在了一起,很快便坚持不住碎裂了开来,可后方的第二道【神圣屏障】却依旧坚挺,将剩余的白磷火球统统挡在外。

    就在这时,林恩右手前伸,用力一握!

    散落在安硫克身边以及附着在上无形屏障上的火焰,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指引,快速的聚拢在一起,凝聚成了一只由火焰构成的魔神之手,将安硫克横握在掌心。

    咔嚓……

    突如其来的变故出乎了这位大主教的预料,原本被饱受摧残的【神圣屏障】顷刻间便被火焰巨手捏的粉碎,不得已之下安硫克直接爆发出体内的神术光辉,与可怕的白磷火对抗。

    林恩与安硫克不约而同的赌上了体内所剩无几的力量,这一击便要决出胜负!

    耀眼的神光与汹涌的烈火交织在一起,彼此相互抵消……

    同一时刻,正怀抱着白鸽的琼尼,愤恨的大喊道。

    “魔法飞弹!”

    数枚魔力之球在少女的周身浮现,旋转着射向大主教。

    若是换做平时,安硫克根本就不会将这般孱弱的魔法放在眼里,然而此刻飞驰而来的【魔法飞弹】,却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僵持的平衡立刻便被打破,巨大的火焰手掌缓慢的穿透了炫目的神术光辉,将面露不甘之色的大主教捏的爆裂了开来。

    直到死亡的那一刹那,安硫克才猛地惊觉,一直被他忽略的两位女巫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无用。

    眼见着安硫克尸体被【炎魔之手】捏的粉碎,林恩不由的松了口气,而后又十分警觉的环顾四周,无比的担心自己杀了安硫克的举动,会引起神明的怒火……

    好在他的担心并没有成真,空气中那股骇人的威压在渐渐消失。

    终于结束了……

    林恩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在地,一整晚接连的战斗,他的魔力、体力早已经消耗一空了,精神更是无比的疲惫。

    【过载模式结束,能量剩余百分之二点一。】

    脑海中智脑的提示音响彻了起来,林恩强撑着身体,望向一旁倒在琼尼怀中昏迷不醒的白鸽,出言询问道。

    “白鸽怎么样了?”

    “我不知道,她的状况很差,需要立刻进行治疗。”琼尼十分担忧的说着。

    林恩望了眼浪潮涌动的海平面,既然劳德能够收到他给出的信号,并按照计划行事,那算算时间这会也应该来了才对……

    可为何现在都看不到船的影子……

    (PS:新书啥都求!)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juji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