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三十三章 你可曾见过烟花绽放的模样?
    劳德好奇的将羊皮纸接过,看了几眼,脸上浮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倒不是说林恩想要找的东西有多么珍贵,正好相反,羊皮纸上写着的都是一些十分容易收集到的原料,甚至是买都卖出不去的废物……

    “能告我,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吗?”劳德十分困惑的出言询问着。

    林恩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突然开口询问道。“你有见过烟花绽放的模样吗?劳德先生?”

    “那是什么?”劳德愣了一下,不解摇了摇头。

    “一种能将整个城卫军送上天的东西,我保证,也将是你见过的最为绚丽的景色!”林恩微笑着说道。

    劳德脸上的表情顿了一下,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海港镇原本便有着八百人的护卫队,随后安硫克主教又从诺德兰领调来了三千名精锐卫兵,他实在想象不到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在短时间内将如此庞大的军团尽数摧毁。

    难不成是布置某种强大的炼金法阵所需要的材料?

    劳德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他曾经听科鲁说起过,一些精通炼金术的巫师能够通过法阵,成倍的放大某种魔法的力量。

    若是这样的话,他们倒不是毫无胜算。

    这想到这里,劳德便没了继续追根究底,因为对于巫师而言,魔法的秘密通常是不会对外泄露的。

    “除了这些原料之外,我还需要海港镇的地图,城卫队的巡逻路线,还有最为关键的……”林恩顿了顿后,郑重的说道。“我要知道海港镇内每一位神职人员的长相、性格以及作息习惯,越详细越好!”

    跛子劳德沉思一会,久久没有回话,地图和城卫队的巡逻路线倒是很好弄,但想要摸清那些牧师的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时候想要活下去,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不是吗?”林恩提醒着说道。

    劳德咬了咬牙,“好!你说的这些我都能给你,可我要知道你打算如何将那个巫师学徒给救出来?”

    林恩也不再卖关子,将整个计划大概说了一遍,【船帮】负责的那一部分最为详细。

    听完林恩的讲述,劳德的后背不由的冷汗直冒。

    不过令他松口气的话,整个计划最为凶险的救援行动都是由林恩亲自负责的,【船帮】只负责接应工作,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都不需要他个人亲自动手,也就是说绝大部分情况下,自己都是处于安全区域的。

    “那么祝我们合作愉快!”.jújíá?y.??m

    林恩自如的伸出了手,一旁的劳德也不列外,两人的手掌很快便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一阵轻微的刺痛感突然涌上心头,劳德下意识的将手臂抽了回来,低头看了一眼,手背上已经多了一道火焰性的印记。

    “你这是什么意思?”劳德捂着自己的手背,声色厉茬的质问道。

    林恩慢条斯理收回了手,笑脸盈盈的开口道。

    “我之前听拉布尔说起过,你从不信任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这是很不错的习惯!”

    “恰好,我也一样!”林恩一脸遇到同道中人的表情。

    劳德的脸色黑了黑,心中已经将拉布尔那个混蛋给拨皮抽骨了。

    这种火焰印记让他不由的想起了乌尔镇外的惨状,他派去的一个情报人员仅仅因为离得太近不小心沾染到了些许火苗,而后便被宣判了死刑,即便是跳进河里也无法避免被地狱之火吞噬殆尽的命运!

    “对了,你的手下拉布尔被我丢在了港口内的一间偏屋里,这是【船帮】的内务,我就不干涉了。”林恩边说着,施施然起身,做了个道别。

    待到某人离去后,劳德一直压抑着的情绪这才爆发了出来,怒火中烧的将桌上名贵的花瓶、器具统统扫落在地。

    外面听到了动静的守卫立马冲了进来,而后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首领在屋子里大发神经。

    发泄了好几分钟后,劳德喘着粗气坐到了位置上,望向面前的几名护卫。

    “你们几个,立刻去把拉布尔给我带回来!”

    “我要亲自扒了他的皮!”跛子劳德咬牙切齿的说道。

    ……

    等林恩走出破屋的时候,正午的烈阳已经高悬在头顶。

    顺利的说服跛子劳德,拥有了整个【船帮】的协助,林恩在心里也是暗自松了口气,至少现在他不需要单打独斗了,救出白鸽和琼尼也有了六七成的把握。

    至于他在劳德的手上留下的那道魔法印记,其实只是一个幌子罢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作用。

    但林恩清楚,之前在乌尔镇外的那场大战已经展示了自己的部分实力,无疑都是一种威慑。

    像劳德这样的人,即便他实话实说,对方也绝不会信,反而会认为自己的性命掌握在他的手里。

    这也正是林恩想要的达到的目的,毕竟真正行动的时候,为了保险起见,最为核心的部分需要由他亲自来解决,劳德却能够始终稳居幕后,双方的风险并不对等,这在合作中可是大忌!

    所以一些平衡的举措自然是必要的!

    接下来两天,审判庭将在月曜日后当众处决魔鬼信徒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海港镇,几乎人人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林恩再度确定了之前的判断,平日里除了与伊维娜对练剑术外,其余的时间都花在了处理那些被运送过来的原料上。

    七十二小时内,足足释放了数千次【初阶物质解构术】,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每次返回宅邸的时候,佩德罗尔的管家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些怪异,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便语重心长的劝说他,千万不要年纪轻轻就掏空了身体。

    林恩只是随口搪塞了过去,他也找不到另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为何总是整夜不归。

    反正最后社死丢脸的洛特,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事情能进行的这般顺利还多亏了佩德罗尔男爵时常不在宅邸里,他正忙着参加各种的贵族酒宴,好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多露露脸。

    就在这样有序的忙碌之中,海港镇迎来了月曜日的最后一个夜晚……

    (PS:新书啥都求……)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juji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