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三十二章 除此之外,你我别无选择!
    听着林恩的话语,劳德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在心中暗自咒骂着科鲁,竟然将这么重要的消息透露给几个学徒,以至于牵连到了自己的头上。

    他倒并不认为林恩是在欺骗自己,毕竟这几天教廷的动向是一个极为明显的信号。

    也正是因为担忧这一点,他才会选择隐藏在幕后观察局势,随时随地准备跑路,却不想还是被揪了出来。

    “【船帮】在海港镇经营多年,消息应该很灵通才对,你知道被教廷抓捕的人是谁吗?”林恩期待的出言询问着。

    劳德迟疑着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回复道。“现在船帮被盯得很紧,我知道的也十分有限,只怕是那位大主教封锁了消息,现在唯有海港镇的牧师们才有权利接触这样的机密情报。”

    想要腐蚀并控制一名牧师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些人掌握强大的神术,通常有着坚定的信仰,更不缺金钱,都是十足十的硬骨头。

    所以即便【船帮】在海港镇经营数十年,他平日里也都是躲着这些人走的,尽量不与教廷的神职人员扯上任何的联系。

    林恩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他原想从劳德这里获取足够多的情报,却不想竟然连对方也不知情,这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巫师大人,你难不成是打算将被捕的那几个巫师学徒给救出来?”劳德试探性的出言询问道。

    “不错,这对于你我来说都很重要不是吗?”林恩自如的说道。

    “这恐怕很难,现在海港镇内到处都是卫兵,而且她们未必会被关在港口的监狱里,即便侥幸成功将人救了出来,你们也不可能逃出海港镇。”劳德摇了摇头,出言反驳道。“与其冒这个风险,不如想办法干掉她们,这样难度会低很多!”

    既然对方知晓【船帮】的秘密,那只要让这个人消失就够了。

    通常来说杀人可要比救人容易!

    林恩并不奇怪劳德的狠辣,在这个黑暗的异世界里,一条人命的确算不了什么,更何况这还牵扯到巫师之地的秘密。

    不过林恩并不认同对方的看法,嗤笑着开口说道。“劳德先生,你该不会还在幻想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船帮】能够相安无事,继续待在海港镇内敛财吧?”

    既然安硫克选择海港镇作为驻地,那必然就代表着对方已经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即便现在白鸽和琼尼死了,早晚也能查到劳德的头上。

    毕竟整个海港镇的货物运输,大半都与【船帮】有关联!

    劳德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只不过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罢了。

    算起来,他已经在海港镇待了整整二十年了,可以说后半生的所有心血全都在这里!

    “你是个聪明人,劳德先生,我们现在唯一的生路就是乘船度过迷惑之海,前往巫师之地,否则以你做的事情,不管躲到哪里都会被教廷给揪出来!”林恩直截了当的说道。“现在乘船渡海你还能带走一部分积累的钱财,可要是等安硫克先动手,那你只怕连活命都难了!”

    劳德深深的看了林恩一样,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出海太晚了!海港镇已经开始严控进出的货船,今天本来有两艘大船将货物运往,结果都被扣押了下来。”

    “这么快?”林恩顿了一下,看来情况要比他想象的更糟,但很快又镇定了下来,出言询问道。“可你总有办法解决的,不是吗?”

    在海港镇的这几天里,为了找到这个老狐狸,他都快被各种或真或假的消息给绕晕了。

    要不是变形魔法的恐怖能让他伪装成【船帮】的头目,还真没什么办法将对方给揪出来。

    这样一个谨慎的人,林恩可不相信劳德会料不到自己有被封港困在镇子里的那一天,更不可能不做任何准备。

    林恩迅速的想了想自己这些天打听到的各种情报……

    既然海港处于半封锁的状态,那在这个时期能够自由出港的,就只有那些负责巡视海域的军舰了!

    “圣灵号、天穹号、守望者号……哪一艘船里有你的人?”林恩好奇的问。

    劳德的脸色抽动了一下,他没想到林恩居然连这都能猜到,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心腹亲信中有人出卖了自己,当即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道。“是……天穹号!”

    够可以的!

    林恩惊异于劳德的手段,竟然真有把握夺下一艘军舰的控制权,他刚才不过是想要诈一诈对方罢了。

    劳德没好气的说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虽然天穹号的船长是我的人,但舰船每次出港和离港都需要报备核查,一旦偏离航线恐怕很快就会被岗哨发现。”

    在迷雾之海上,他们的战船只能依靠弓箭远射或是撞角近战,但对方的船上却有牧师的存在,几个神术下来,再坚固的舰船也会被撕成碎片。

    而且大规模的人员和物资转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一点你不需要担心,我们渡海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空再理会我们了。”林恩信誓旦旦的说着。

    “我有一个计划,如果顺利的话,再多的军队都将不会再是威胁,不过这就需要【船帮】的协助……”

    林恩看向劳德,等待着对方的回应,整个【船帮】足有上千名船工,纵然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若能利用起来,也是一股极为的庞大的力量。

    “你最好不要指望依靠他们去对抗教廷的卫队……”劳德叹了口气,【船帮】的人手虽多,但大部分人只是在他的手底下讨生活罢了。八壹中文網

    平日搞搞帮派斗争还行,要是真拉出去和正规军团厮杀,只怕是还没开打,一半人就会当场反水!

    “放心,我只是需要你们做一些小事罢了。”林恩从袖口里取出了一张羊皮纸,推到了劳德的面前。“这些东西能收集到吗?越多越好!”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juji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