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二十八章 空盒圈套
    次日,一宿没睡的林恩起了个大早,随便找了个外表华丽的空盒子塞进怀里,便走出了房门。

    门外宽敞的训练场上,一道道清脆的敲击声响彻不停,林恩转头看了眼便发现“自己的妹妹”伊维娜已经在这里内待了许久了。

    少女手握着木剑,迅猛而快速的斩击在标靶的要害位置上,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点滴的汗珠正顺着她的额角滑落到脖颈里……

    真是刻苦……林恩暗自感慨了一声,鉴于昨晚不愉快的经历,也没有打招呼,径直的走了过去,并没能留意到身后刻苦训练着的伊维娜停了下来,正用极为复杂的神色望着他。

    为什么……

    为什么经历了那样的事情,见到自己之后还能如此的平淡?

    伊维娜的脸上露出了茫然的神色,可在想起昨晚佩德罗尔的话语后,目光再度变得坚定,右手握剑再度横斩,将面前坚固的木耙劈的粉碎。

    ……

    早已走出大宅的林恩并不清楚府邸里发生的事情,在市场里购置一些必要的物资后,便回到了昨天来过的港口商铺里。

    “欢迎光临比尔的……啊,是洛特大人!”老迈的半身人惯例的打着招呼,但在认出了林恩后,便立刻激动的围了上来,殷切的说道。“昨天您说起过的那批船货,我们可以再讨论讨论……整个海港镇绝对找不出比【船帮】更合适的合作对象了!”

    林恩并没有急着回话,悠悠然在商铺内环视了一圈,颇为遗憾的说道。“怎么?劳德先生还是不愿意见我吗?”

    比尔连忙出言解释道。“不不不,我相信劳德先生一定是非常想见到您!可遗憾的是他现在并不在海港镇内,就算用最快的信鸦,传递消息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

    “要是洛特大人担心安全问题的话,【船帮】可以给出相应价值的货物作为质押!”老迈的比尔如同打鼓一般将前胸拍的嘣嘣响。

    林恩装模作样的犹豫了一下,最后摆手说道。“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现在【船帮】是谁说的算?”

    “当然是拉布尔!还请稍等,我这就让人去喊他……”半身人比尔边说着,急急忙忙跑出门,喊来了一个搬货的船工,低声的嘱咐了几句便又返了回来,殷勤站在小凳子上给林恩倒着果酒。

    林恩接过杯子,随手放在了一旁,并没有饮用的意思,而是指了指堆在商铺角落里的铁桶,出言询问道。“这些东西是什么?”

    “都是些不值钱的黄矿石,一群淘金者从海港镇的一处荒山上挖出来的,他们弄了整整一大船呢。”半身人比尔很是郁闷的说着。

    这玩意通常只有的草药师肯买,但今年维克尼尔的黄矿石市场已经饱和了,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得将这些东西囤到明年才能卖的出去。

    “洛特大人,要是你对这些黄矿石该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成本价,这么一大桶只要十九个铜板,听说用来驱虫还是很有效!”半身人比尔搓了搓手,热切的推销道。

    “不,我只是没见过,有些好奇罢了。”林恩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回复道。

    两人正闲聊着,一位身材高大的壮汉带着几名帮工从门外走了进来。

    “真是荣幸,洛特先生,我听比尔说您有很重要的事情准备和我当面谈?”拉布尔推门进入,满脸的横肉上顿时挂起了一抹真切的微笑。

    “不错,我正准备租用一艘大船来运送一批很重要的物资!”林恩边说着,郑重其事的从衣袖中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放在了桌子上。“这是样品,我需要一个私密的地方,和你单独谈一谈!”

    在场的几人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放到了这个巴掌大小的精美盒子上。

    半身人比尔暗自猜测里面会不会放置着某种极为稀有的宝石,但想到林恩需要一艘大船来装,又很快否定了这个念头。

    一旁的拉布尔神色很是郑重,与比尔不同,他加入【船帮】已经十多年了,偶尔也会帮那些贵族老爷们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比如诺德兰公爵就一直在私下里对外贩卖一种能让人上瘾的摧魂草,这要是被教廷抓到,那他们这些小卒子多半都要被拉出去顶罪。

    当然了,风险和收益是并存的,如果货物顺利送达,这一艘船的收益就足够整个【船帮】干大半年的了。

    “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到偏屋里慢慢谈!”拉布尔的心思百转,脸上的笑意却是更甚了。

    林恩将盒子收起,跟随着拉布尔走出商铺,一路越过了大半条街道,最后在一间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民房中停了下来。

    十分清楚保密重要性的拉布尔让几名帮工守在门口,独自带着林恩来到了一个隐藏很好的地下室内。

    这里很是空旷,只有几张简陋的桌椅,但却整理的非常干净。

    拉布尔见林恩从进门开始就不停的打量着周遭的环境,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便笑着保证道。

    “请坐吧,洛特先生,这里很安全也很安静,绝不会有外人来打扰!”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林恩也是笑了起来,将手里的盒子推向拉布尔,示意着道。“你可以先看看我们再谈!”

    拉布尔抱着忐忑与激动的心情将手搭在了盒子上,心里十分好奇里面会是什么样的违禁品。

    摧魂草?海姆石?总不至于是某个邪神的塑像吧?

    听说塞卡斯帝国西面的贵族们都十分喜欢那种邪门的玩意。

    然而真正打开之后,拉布尔的表情却瞬间凝固住了。

    因为盒子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被耍了?

    拉布尔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左手下意识的便要去抓悬挂在腰间匕首,只不过已经太晚了!

    就在他打开盒子的那一刻,林恩便进入短暂的过载模式,右手迅速而准确的抓在了拉布尔的手肘上,以最为精确的角度将整个手臂弯折了过来。.jújíá?y.??m

    伴随着一道脱臼的闷响,撕心裂肺的疼痛顿时充斥在拉布尔的脑海,可还没等他叫喊出声,整个人就被掐住了脖颈,重重的砸到了地上……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juji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