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二十一章 打不过就摇神
    【警告,能源仅余百分之三,系统将在一十五秒后强制自动关闭……】

    “解除过载模式!”听着脑海中传来的提示音,林恩毫不犹豫的说道。

    上回智脑关闭后整整五天了无音讯,林恩可不想要再经历一次,之前接连的战斗也使得体内的魔力近乎消耗了九成。

    然而在这样的差距下,林恩的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笑意,因为他已经取得了战斗的主动权!

    作为现代战争中的禁忌,白磷的恐怖除了灼烧一切,难以熄灭的特性外,最为重要的便是那可怕的毒性!

    正因为此,他才特地送走了白鸽和琼尼,并在战斗中嘱咐所有人屏住呼吸,就是为了防止他们中毒而亡……

    而对抗安硫克的时候可不一样,大范围的【白磷—火球术】与【炎魔之手】都是为了让这个封闭的空间被毒性气体所充满。

    近身交战则是消耗安硫克的体力,引导空气流动,迫使对方更加剧烈的吸入毒气!

    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即使是一头真正的人形暴龙,撑到现在也实属不易……

    就和林恩想的一样,此刻躲在“龟壳”内的安硫克已经察觉到了身体各处传来的虚弱感,头昏脑热,视线逐渐变得模糊,原本充裕的力量似乎正从自己的体内被一点点的剥离出去。

    这是什么巫术?

    在一瞬间,安硫克想到了名为【死亡收割】的四环魔法,这种恐怖的巫术能在短短数秒内将一个区域变成活人的禁地。

    可如果对方是大巫师,能够施展出四环魔法,那么在交手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死了!

    那么只可能是毒素了!

    安硫克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比如三环魔法【剧毒领域】便能够制造出一大片黄绿色的毒雾,拥有着极为明显的特征……

    现在施展消除毒性的神术显然太晚了,林恩可不会放过敌人最为虚弱的时刻,当即将剩余的所有魔力尽数压上!

    “【魔法-弹幕】!”

    一瞬间,足足三十六枚【魔法飞弹】悬浮在了空中,林恩甚至再度开启了三秒的过载模式,迅速的调整着弹道。

    面对着安硫克“龟壳”一般的战术,林恩可没有硬碰硬的打算,转而选择以【魔法飞弹】的灵活性规避最难解决的【神圣屏障】,从薄弱点进攻,一口气将这位诺德兰领的主教送入地狱!

    时隔二十五年,安硫克再一次体会到了死亡临身的感觉!

    在这生死攸关之际,安硫克反倒是显得无比平静,他毫不怀疑自己今日将会在此殒命,但在那之前他还能够做之后一件事——将面前这个年纪轻轻却已经成为了三环巫师的魔鬼信徒送入地狱!

    “伟大的星辰之主、月之女神、大地与生命的创造者,您卑微的仆人在此祈愿,并在此献上残躯,恳求无上之主的投影降临此地……”

    安硫克虔诚的高声吟唱着,每念出一句,面容便老上一岁,他的皮肤开始变得皱褶,白色的头发从额间垂到眼角,声音也越来越低沉沙哑……

    恍惚中,宛若有圣歌在封闭的地下空间响起,一度逐渐盖过了安硫克的声音,不多时,整个空间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神…降…术?”林恩亡魂大冒,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了这个词。

    在到达这个异世界,了解到教廷的牧师掌握着真正的神术后,他最为担心、最不愿意面对的便是神降术!

    能被称之为神的存在,再怎么高估也不为过,哪怕只是一个承载不了多少力量的投影,也足以一指头将自己弹死!

    打不过就摇神……这还是人?

    林恩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将早已预设好轨道的【魔法飞弹】发射了出去,甚至不敢再回头查看安硫克的死活,便毫不犹豫的跳进了身后湍急的地下河中。

    三十余枚【魔法飞弹】按照原定的路线,绕开了坚固的【神圣屏障】,直接砸到了安硫克的身上,与一股神秘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

    接连的爆炸就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历经了无数磨难的地下空间在快速肢解!

    数吨重的巨大石块不断从天花板处脱落,砸向地面与河流,带着滚滚浓烟和尘土,将周围一切吞噬殆尽。

    此刻的林恩已经被卷入了湍急的水流之中……

    作为一个常年生活在联邦中部地区的旱鸭子,林恩并没有任何游泳的经验,近乎干涸的魔力和体力更是剥夺了一切挣扎的可能,只能任凭着巨大的惯性力拖拽着身体不断漂流……

    但林恩的脸上依旧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担忧的神色,前世身为资料存储员的他非常清楚,一个不会水的人该如何在急流中生存下来。

    首先得保持镇定,这是一切的基础,而后便需要充分利用好水本身的浮力。

    众所周知,人体的密度是大于水的,这也是人落入水中会逐渐沉下去的原因。

    不过跳水之前林恩早已经憋足了一口气,而后尽可能的全身放松,调整重心,以仰卧的姿势增加身体与水面的接触面积。

    这样一来只要闭气到达稍微平静一些的水域,他便会自然而然的浮在水面上。

    基于这个理论,林恩十分淡定的摆出了最为标准的仰卧式,尽管身体在慢慢的下沉也没有理会,只以为是水流的影响,但随着下沉的幅度越来越深,林恩的心中隐隐有些慌了。

    难不成是自己的仰泳姿势还不够标准?

    “071?这是怎么回事?”林恩忍不住的在脑中呼喊道。

    智脑的提示音下一刻就响了起来。

    【根据《联邦潜水安全须知》第七条三十二款所示,新手练习潜水时切勿携带重物,先生……】

    林恩低头看了眼挂在腰间的钢制长剑,然后就这么一路沉到了水底……

    (PS:感谢dsf23dd打赏的300起点币,另外,本书周日就要上第一轮推荐啦,新书期各种数据都非常重要,特别是追读,还请大家多多支持,万分感谢!)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