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二十章 解构、记录、拟态!
    “真是感人的一幕……”

    安硫克的身影在通道的另一头显现,同样亦步亦趋跟在旁边的还有一具庞大的灵界守卫。

    看了眼被急流裹挟着涌向出口的琼尼与白鸽,安硫克倒也没有制止的意思,毕竟挡在面前的巫师绝不会让他得逞。

    若非场景有些不对,这几乎就是诺德兰之战的复刻……

    “我想你恐怕是误会了什么……”林恩转过了身子,目光如炬,紧盯着站在通道尽头的安硫克,伸出右手,残留在储物袋表面的些许白磷在【法师之手】的影响下被剥离了出来。

    首先需要记录……

    林恩回想着琼尼刚才的讲述,瞬间进入了过载模式,施展了零环魔法——【初阶物质解构术】!

    细密的白磷粉末快速崩解,还原成了基础的分子状态……

    然后是魔力拟态!

    大量的魔力涌入掌心,就如同细胞分裂一般,悬浮在他手中的白磷越变越多,而后猛地窜起化作一枚巨大的火球。

    解构并记录一种元素,再以魔力进行拟态,这便是正式巫师得以无材料施法的本质!

    不过正常而言,想要记录、掌握一种元素需要耗费数天乃至于数个月的时间,但凭借着智脑带来的庞大算力,林恩将这个时间缩短在了三秒之内。

    一枚新的符文很快便铭刻在了他的脑海——正是【白磷—火球术】!

    望着林恩手中燃起的火球,安硫克停下了前行的脚步,见识过白磷火恐怖的他自然不敢怠慢,出手便是最强的防护神术——【神圣屏障】!

    无形的光幕宛若坚固的城墙横在身前,但林恩抛出的白磷火却是直接绕了开来,撞向了后方的入口处。

    剧烈的爆炸声在下一刻响起,伴随着一阵跃起的火光,身后的入口已经被恐怖的白磷火焰所笼罩。

    安硫克先是一怔,想弄明白了林恩的意思后,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

    很显然,面前的巫师并非是想要掩护同伴逃走那么简单——对方封死了自己的退路,就意味着准备在这里干掉自己!

    “很好!”意识到这一点,安硫克心中的怒火也是燃了起来,身旁巨大的灵界守卫迈动着沉重的步伐直接奔袭了过来。

    由巨石构成的身躯无比的沉重,踩在破碎地砖上,踏出一道道明显的印记……

    立在灵界守卫面前的林恩就像是那只妄图阻挡车流的螳螂。

    但林恩的面色依旧平静,没有一丝一毫躲闪的意思,只是默默的在心里数着数。

    三……二……一……

    【化石为泥】

    就在灵界守卫冲到面前,挥拳重击的那一刻,林恩屈身回避,将手掌按在了地上。

    坚实的地面转瞬间变成了柔软的沙土,笨重的巨型石像踩在上面立刻便失去的重心,翻滚着直接砸进了后方湍急的水流之中。

    炸起的巨大水花还未落地便以凝结成数十枚晶莹的冰刃,以难以言喻的速度疾驰而去!

    借助着地利,林恩首次用出了二环魔法——【群体-寒冰之刃】!

    攻守逆转就在一瞬之间,安硫克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灵界守卫便以沉入水底,而飞蝗般的冰刃已径直撞在了【神圣屏障】上。

    一个二环进攻性魔法如何能够胜过三环的防御型神术?

    林恩很快便给出了答案,数十枚寒冰之刃无比精确的撞在了三个定点上,一道道涟漪在无形的屏障表面蔓延,速度越来越快,先是崩出了一丝裂纹,而后裂纹迅速扩大,无形的屏障就这么崩裂了开来……

    这便是以点破面!

    安硫克的脸色彻底变了,竟不住的向后退了一步,支起了权杖,用出了第二个三环魔法——【圣灵之光】!

    炫目的光波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成半环形向着前方扩散而去,就在五分钟前,林恩曾在这一招下狼狈逃窜,但此刻的他早已不比之前。

    【白磷——炎魔之手!】

    林恩抬起手,恐怖的白磷火焰再度燃起,化作一道高达数米的远古魔神之手,与炫目的光波碰撞在了一起。

    这个普通的一环上位魔法,在林恩的手里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炙热的火光冲天而起,整座城堡猛地震动了一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在白色的烟尘与碎石火光中,安硫克隐约看到什么东西在半空中闪闪发光,靠近后才发现那是一柄剑,而持剑的林恩已经近在眼前。

    铛~

    锋利的长剑与镶金的权杖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尖锐难听的闷响。

    对付一位能使用神术的牧师,最好的手段是什么?

    当然是近身战!

    不过林恩很快就发现,自己在游戏与小说中积累的经验,这回失了效,因为安硫克仅用单手持杖便拦住了他的全力一击……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近战牧师?

    林恩的额头冷汗直冒,低头回避躲过了安硫克的一击重击。

    感受着权杖划过头顶激起的破空声,林恩大致计算出了这一击至少有1.5吨以上的冲击力。

    这让林恩不由的想起了之前遇到的那位猎巫者,

    难道教廷的人都TM是人形暴龙吗?

    好在由于多年来一直养尊处优的缘故,纵然服用过神恩药剂,安硫克的近战水准依旧不尽人意,而战斗可不是光力气大就行的!

    三两次交击后,林恩瞬息间便计算出了权杖的落点位置,手中的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了进去,在安硫克的胸口处划出一道狰狞的血痕……

    安硫克惊怒不已,当即也顾不得两人距离极近,反手便施展了一道二环神术——【圣光冲击】!

    耀眼的白光亮起,距离极近的林恩和安硫克同时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轰飞了出去。

    体质稍弱的林恩被击飞了十余米远,好在神术释放的那一刻,他临时在体外制造了一层冰盾缓解了大部分冲击力,不至于坠入后方的急流河水中。

    另一边的安硫克则是正面吃下了自己释放的神术,身上华丽的鎏金长袍变的破破烂烂,胸口处狭长狰狞的伤口更是再度崩裂了开来。

    【圣言:盾】、【神圣祝福】、【消除恐惧】、【神圣屏障】、【无光之墙】……

    在接连的生命威胁下,惊魂未定的安硫克甚至没有先行治愈伤势,而是接连施展防护神术,几乎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龟壳!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