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十四章 笼中鸟
    “难道你们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在成为巫师之前,我们都是塞卡斯帝国的贵族子弟!”威尔大声的喊道。

    巴克几人面面相觑,不由的陷入了沉默。

    威尔的经历他们同样有所领会,这种从天堂落入地狱的感觉的确很不好受。

    就在一片沉默中,林恩突然开口说道。“你应该明白的,威尔,教廷绝不可能因为身份而改变对我们的处置……”

    作为一个一神教,教廷最重要的主张是什么?

    当然神创论!

    传说中的主【艾拉】创造了世间的一切,并降下了生命甘露,令原本死寂、荒芜的大地有了生机,正因为此,所有人都应当遵从教廷的统治。

    而试图解析世界运转的规律,并从中获取力量的巫师,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教廷的死敌。

    毕竟这可是在动摇神权统治的基石!

    “这次不一样!”威尔激动的说着,望向在场的众人,整个人状若疯魔。“琼尼、林恩、巴克,教廷的首要目标并不是我们,只要我们潜心悔过,安硫克主教和诺德兰公爵一定会宽恕我们的罪孽!”

    “你疯了,威尔!”琼尼叹了口气。“从我们选择成为巫师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一旦选择成为巫师,魔力会永远流淌在他们的体内,这在塞卡斯帝国就是恶魔与耻辱的象征。

    伊斯克伯爵若是知晓自己的次子成为了巫师,第一反应绝对是尽可能的撇清关系,将威尔逐出家族……

    也就是说他们永远无法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

    “我可没有疯,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威尔冷笑的说着,转头看了眼一直沉默不语的白鸽,背在身后的右手从袍子的暗袋里取出了几块魔石,突然毫无预兆的向着琼尼几人散射过去。

    “琼尼……小心!”白鸽高声的尖叫道,处于灵能视角的她,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块魔石上都刻录了一道隐蔽的符文。

    就在白鸽声音响起的同时,数块魔石在半空中炸了开来,尖锐的碎石犹如飞蝗般砸落而下……

    灰发的女巫的面色不变,右手抬起,手指宛若弹琴般不断轻点,包裹着修长指节的手套上符文接连亮起。

    一缕微弱的火苗顿时在指尖浮现,而后星火迅速扩张,炙热的火舌在短短一秒内便覆盖了身前的一切!

    这正是一环上位魔法——【火焰之触】!

    威尔在丢出魔石的那一刻便已经策划好了逃跑的路线,极为狼狈的翻滚着躲过了炙热火舌的烘烤,接着便要从大开的窗户跳出去。

    但林恩的动作却比他更快,一枚菱形的冰刃后发先至,径直刺入了威尔的脚踝,跃起在半空中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摔倒在了地上。

    一阵刺骨的寒意顺着脚踝蔓延而上,威尔顿时感到自己的右腿已经失去了知觉,整个人靠在墙上,惊慌失措的正欲说些什么,一枚细长的【魔法飞弹】径直飞过,在眼眶里炸了开来。

    猩红的鲜血混着脑浆洒下,将木质的地面染成了血色,林恩立刻转头向着反方向看过去,琼尼不敢置信的出言质问道。

    “你在做什么,白鸽?”

    她使用火焰之触的时候故意减小了威力,就是为了留活口,从而拷问一些情报。

    “来不及了,我只能先杀了他!”白鸽双手抱着头,恐惧的大喊道。“外面……外面至少有上百名卫兵,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听到这话,琼尼第一时间便跑到了窗前,一记火球术将昏暗的夜色点亮。

    在炸起的火光中,林恩远远便看见一队队身披盔甲,腰佩弩箭的卫兵正静默的越过密林,朝着这里疾驰而来。

    为首的那人手握权杖,身着一袭白色鎏金长袍,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在火光的映照下,与林恩对视在了一起。

    “是诺德兰领的安硫克主教!完了,我们死定了!”巴顿一眼便认了出来,整个人陷入到了绝望之中。

    他没有想到为了抓捕几个巫师学徒,诺德兰领的主教竟然亲自出动了。

    林恩看了眼地上暗淡的炼金法阵,刚才他们应该已经制止了魔法的发动才对,也就是说……

    在场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转到了白鸽的身上。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十三四岁的少女疯狂的摇着头,脸上满是惊恐不定的神色。

    场上混乱的局势和威逼而来的教廷追兵,让本就精神紧绷琼尼一阵头昏脑涨,贝齿轻咬着唇瓣,强制冷静了下来,沉声的开口道。

    “都听着,事情并没有那么糟,这座庄园的地下室里有一条很宽排水渠,直接通向外界的河流,我们可以从那里逃离!”

    边说着,琼尼转过头用恳求的目光让林恩监视好白鸽,她已经不知道还有谁能够信任了。

    ……

    一分钟前,乌尔镇外的密林内,上百位穿着整齐划一的卫兵正借着树荫的遮掩缓步前行。

    随军的亚伦牧师,望向远处耸立的城堡,不解的出言询问道。

    “安硫克主教,按照之前制定的方案,我们不是应该等待这些巫师学徒到达海港镇再动手吗?”

    为了这个【笼中鸟】计划,他们调动了大量的人手监视整个乌尔镇,就是准备利用这群巫师学徒,顺藤摸瓜将整个诺德兰领内,背弃了主之信仰的罪人一同送入地狱。

    现在他们主动出击,无疑是将之前做的一切努力都破坏了。

    “亚伦,一个合格的猎人不仅需要学会如何布置精巧的陷阱,更要懂得掌握收网的时机。”安硫克沉声回应道。“坚固的铁笼或许能够关押笨拙的鸟鸵,可其中一旦混入了一只狮鹫,它便能挣脱笼子,将猎人撕的粉碎……”

    “记住,过度的贪婪只会让你失去手里的一切。”

    【笼中鸟】计划得以实施的本质,是他们拥有着绝对的掌控力,无论这群巫师学徒如何蹦跶都不可能逃得出自己布下的网罗。

    然而布莱尼的死让安硫克嗅到了一丝不安,科鲁的一众学徒中竟然有着一位正式巫师的存在,这完全打乱了他的布置。

    与这些魔鬼的信徒打过无数次交道的安硫克,十分清楚正式巫师有多么难缠,他们掌握的巫术千奇百怪,稍不留心便可能横死当场。

    在诺德兰领的那场大战中,若非科鲁为了掩护一位学徒逃走,主动留下断后,想要将其抓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PS:鸟鸵,一种异世界食草动物,可以理解为……鸵鸟。)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