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八章 这是对神的亵渎!
    “安硫克主教,就是这里了!我刚才远远的看见那个巫师和猎巫者大人从屋内出来,一路打到了这里……”

    一刻钟后,下城区内,一名衣着破烂、满身污垢的拾荒者身形佝偻的望向面前的教廷牧师们,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所看到一切都说了出来。

    安硫克没有言语,低头打量着地上被火焰灼烤过的痕迹,赤红鲜血经过高温的蒸腾已经化为了暗红色,被翻起的地表与支离破碎的血肉残渣都在昭示战斗的惨烈。

    造成如此严重破坏的,极有可能是二环魔法【炎爆术】!

    “尸体呢?”安硫克突然出言质问道,地上有明显的战斗痕迹,却唯独没有布莱尼的尸体。

    拾荒者吞了口唾沫,艰难的开口说着。“猎巫者大人死后,就被那个巫师丢进了……丢进了洇河里……”

    “这是对神的亵渎!”

    安硫克还未开口,身后一位中年的牧师便激动的出言呵斥道。

    这些年以来,得益于诺德兰公爵“英明”的举措,整个洇河的下游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污秽之地。

    要知道布莱尼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猎巫者那么简单,更是教廷内定神罚军的一员,甚至提前饮用过【神恩药剂】,俨然已经成为了神在凡间的使者。

    之所以还频繁的参加猎巫行动也只是为了增加一下履历罢了。

    但那个被恶魔腐化的巫师,竟将对方残忍的杀害,并将尸体投入到污秽的洇河内,这无疑是对教廷威严的挑衅!

    拾荒者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了一下,畏惧的低下了头。

    安硫克握着权杖的手收紧了几分,怒火也在不断的上涌,转头望向微微颤颤的拾荒者,再度出言质问道。

    “你看清楚杀死布莱尼的巫师长什么模样了吗?中途有没有其他人参与?”

    “我只是远远的看了几眼,主教大人,应该没有第二位巫师出现……”拾荒者微微颤颤的回答道。“那人看起来似乎刚成年,褐色头发,大概和您一样高。”

    “卡尔……”安硫克喃喃的自语着,在脑海中对方思索对方的情报。

    在此之前,他从未关注过这个名声不显的巫师学徒,毕竟从获取到的情报来看,对方入门不过半年左右,平日里也不受巫师科鲁的待见,是所有目标中威胁最小的一个……

    但现在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释放出二环魔法【炎爆术】,前后杀死两名猎巫者,这绝不是一个刚接触魔法的学徒能做到的!

    除非对方拥有着一件强大的炼金道具,又或者……与科鲁一样是一名正式巫师!

    ……

    数天后,诺德兰领边境,乌尔镇内的一间旅馆里。

    从噩梦中惊醒的林恩猛地从硬实的木板床上跳了起来,而后以最快的速度越到窗户旁,观察着窗外的景象。

    见一切正常,没有人来围剿自己,林恩这才松了口气。

    自五天前,在贫民窟杀死了那两名猎巫者后,他就一直在担心审判庭的后续追捕,赶往乌尔镇也是故意绕远路,甚至故弄玄虚的伪造了一些逃跑的痕迹。

    大概是他那半吊子的反侦察技术真的起了作用,又或是审判庭没空理会他这个小小的巫师学徒,至今为止他还没有遇到任何一位追击人员。

    可即便如此,一路上也只能用艰辛来形容。

    习惯了现代生活的便利,现在突然来到这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地方,这种反差险些让林恩崩溃。

    毕竟这里没有手机、电脑,没有熟悉的家人、朋友,早上起来也无法吃到热腾腾的早餐,只能就着水啃一口难以咽下的黑面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拥有原身卡尔的全套记忆,懂得这个世界的语言、文字,身手也不弱,能够威慑一些不长眼的盗贼,才不至于死在半路上。

    经过着数天的折磨,林恩勉强接受了自己的穿越的事实,而这已经是他到达乌尔镇的第二天了!

    出于谨慎考虑,林恩并没有急匆匆寻找其他的巫师学徒的下落,在发现了对方留下的标记之后便暗自返回,花了一天的时间熟悉地形,并且采购了十几块新的火石和一袋黑面包。

    几天的逃亡生活让林恩变得有些风声鹤唳,不过在初步了解了乌尔镇后,立刻便明白琼尼为何将集会的地点选在这里。

    作为诺德兰领边境的一座商贸小镇,这里来往的人员混杂,时常有商队出入,多一两个陌生的面孔,也不会太过引人瞩目。

    林恩边想着,伸手拿过了一旁的石臼,将分解成块状的火石放置进去,而后用小木棍将其研磨成细密的粉末。

    在进入乌尔镇的这段时间里,林恩除了寻找标记和熟悉地形之外,剩余的时间都用在了白磷的制作上!

    白磷是一种磷的单质,化学式为P4,外观为白色或浅黄色半透明性固体。

    常用的制作方法有两种。

    其一是将磷酸钙、石英砂、碳粉混合成混合物,加热升温至1400至1600摄氏度,之后将产生的磷蒸气通入冷水中,凝固成形便是白磷。

    其二是隔绝空气,把红磷加热至416摄氏度,升华冷却即可。

    只是在这个没有工业体系,类似于欧洲古代的世界里,想要在短时间内找齐这些原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尽管071曾向他展示过一些古老而“方便”的原料提取方法,但除非万不得已林恩并不打算使用。

    好在林恩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惊喜,他曾使用过的火石表面就掺杂着部分红磷!

    考虑到红磷作为高效的阻燃剂,上个世纪曾用于火柴的制造,提高其安全性能,这倒也并不奇怪。

    看来这个世界的土著已经发现了磷这种元素,只是运用上还十分的粗浅。

    在木棒的不断研磨下,火石碎块被逐渐分解,剔除部分杂质后,仅留下一团团赤红色的粉末……

    他的手里并没有专业的仪器,不过神奇的魔力可要比那些科学仪器要好用的多!

    【法师之手】!

    林恩心念一动,细密的红磷便像是受到了某种感召一般,自动悬浮了起来,而后在【初阶物质解构术】的作用下,解构成了基础的分子状态……

    (PS:新书啥都求!)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