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 第六章 这是我最后的魔法!
    这样的角色仅仅是一个猎巫者?

    还用来抓捕像自己这般孱弱的巫师学徒?

    林恩有些难以置信,但这里不是斗技的赛场,不会给你匹配实力相当的对手,求饶和认输没有任何的意义,有的只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寒冰之刃】

    林恩左手平举对准布莱尼,对于凝水术的利用已是越发的得心应手,转瞬间,又是一道冰刃在虚空中浮现。

    但精神力能触及到了氛围内,原本便数量稀少的氢原子已经消耗殆尽,制造出来的冰刃根本无法对敌人造成足够的威胁。

    林恩十分清楚这一点,却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心里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欲望。

    他需要更多的氢和氧……

    这个念头冒出的瞬间,林恩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被人重重敲击了一下,如同被无数根银针扎入般刺痛,随后体内的魔力便急速消耗,转化成了大量的氢和氧。

    以此同时,一个奇异的符文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一环上位魔法——【多重寒冰之刃】

    在短短一秒的时间内,数枚锋利的冰刃便浮现在了面前,如同箭雨般散落!

    林恩突然的爆发超出了布莱尼的预期,仓促间,长剑转攻为守,纵然反应已是极为迅速,却依旧有一枚【寒冰之刃】越过长剑的防护,刺入了腹部。

    布莱尼立刻便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冷,晶莹的冰晶正顺着腹部迅速蔓延了上来。

    十分清楚魔法诡异的的布莱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右手握着冰刃奋力的将其拔了下来!

    由于【寒冰之刃】特殊的解构,倒刺死死的嵌进肉里,强行将其拔出,赤红的鲜血顿时喷涌了出来。

    剧烈的疼痛让布莱尼整个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腹部的创口已经血肉模糊,更为凶险的是寒气在快速蔓延,转瞬间伤口处便失去了知觉。

    然而布莱尼的狠辣出乎了林恩的预料,在意识到腹部的创口会影响接下来的战斗后,便一把抓过燃烧着火焰的柜门把手,径直朝着腹部按了下去!

    “啊啊啊!”炙热的火焰与模糊血肉交织在一起,布莱尼青筋乍现,嘴里不住的发出一阵怒吼。

    阵阵轻烟从接触点冒了出来,模糊的血肉已经接近半熟,不再有血液流出,那刺骨的寒意也随着火焰的烘烤消失无踪……

    这可怖的景象看的林恩一阵心惊,无论是布莱尼无情的利用同伴尸体挡刀,还是依靠火烙止血,都让他明白,这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趁着布莱尼分神的功夫,林恩毫不犹豫的撞开房门逃了出去,失去了护身的短剑,在狭窄的屋子里,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

    布莱尼看了眼安德烈烧焦的尸体,右手紧握着长剑追了上去。

    ……

    傍晚,诺德兰领外的贫民窟,两道身影一追一逃,穿行于狭窄破败的街道内。

    此时的天色已是越发昏暗,一枚又一枚【寒冰之刃】呼啸而过,毫无章法的击打在地面与墙壁上。

    每一次施法,林恩的大脑便会一阵刺痛,但这会林恩却已经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一旦停止施法,对方就会扑上前用剑刺穿他的头颅!

    相较之下,追击在身后的布莱尼则是显得游刃有余,锐利的双眸捕捉着飞射而来的冰刃,不时的飞身躲闪,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吊在林恩的身后。

    布莱尼是如此的小心,毕竟这位巫师学徒的狡猾程度可谓是平生罕见,无论是房间内充满误导性的纸条,突然爆发击伤自己的冰刃与火球术,亦或是示敌以弱杀死安德烈的诡异巫术都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所以哪怕对方看起来早已精疲力竭,布莱尼也不敢冒然出手,就像是最为耐心的猎手,一点一滴的消耗林恩的气力,直至猎物倒下死亡为止!

    就这么一追一逃间,两人距离城区已然越来越远,一股难闻的恶臭味弥漫在周边,布莱尼这才发现林恩慌不择路,竟逃到了废弃多年的下城区。

    整个诺德兰领南低北高,主城区便修建在北边的洇河河畔。

    十多年前,从圣城归来的诺德兰公爵因不满主城区那杂乱无章、臭气熏天的模样,便责令工匠挖了一条小渠将主城区的人工废料通通排到洇河的下游去。

    这可就苦了那些生活在下城区,依靠洇河取水的贫民们。

    不过诺德兰公爵可不会管这些贱民的死活,是以久而久之整个下城区便慢慢荒废,只有极少数拾荒者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逗留。

    布莱尼不免有些担心还有其他的巫师学徒躲藏在这里,正当他下定决心准备速战速决的时候,一直逃跑的林恩却突然在一个高低错落的巷道内停了下来。

    浓度应该够了……

    林恩最后确认了一遍,脑海中奇异的符文被瞬间激活,足足七枚【寒冰之刃】凭空浮现,在夕阳的余光下熠熠生辉……

    强行将大量的魔力转化为氢和氧,伴随而来的后遗症也越发的严重,林恩感觉自己的大脑几乎就要炸开。

    魔力也已经压榨到了极限,这是他最后的魔法!

    下一刻,这些冰刃便自动分为两组,无规律的直射,封死了布莱尼所有的躲避路线。

    布莱尼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双目直视。

    如此多的数量即使是他也无法完全挡下,但若是凭着受伤……

    好在这些冰刃就像失去了准头,大多只是从身旁掠过,仅有三枚是正对着自己的……

    困兽之斗吗?

    布莱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弄之色,在之前的追击中,他发现林恩施法时并非是真的无中生有,至少对于精神有着巨大的损耗……

    显然对方已经快到极限了。

    布莱尼的嘴角微微勾起,长剑横斩精准的一一斩在袭来的【寒冰之刃】上,却没能注意到一个赤色的圆球夹杂在冰刃中飞射而来。

    呛~

    剑锋与圆球交击,刮擦出无比绚丽的火花。

    怪异不同的震击感让布莱尼不由愣了一下,随后便意识到自己击中的是一块火石……

    (PS:新书啥都求,另外每天两更,更新的时间定在中午十二点半和晚上七点左右。)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