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疯宋 > 第0003章 弄个官当
    赵佶听了奏报,很不高兴,不耐烦的说道:“这些贱民真是跟苍蝇一样嗡嗡叫,烦人的很。”

    李彦跟着说道:“可不是嘛,这圣天子在朝,体恤百姓,这些贱民竟然还造反作乱,咱家真是为陛下感到不值啊。”

    说着话,李彦的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出来,看的赵枢都惊讶了。

    什么是影帝,这就是影帝,眼泪说来就来,一点不带耽误的,怪不得这家伙能当大内总管,有点本事。

    赵佶本要召集大臣商议何人领兵,正好瞧见儿子们都在,临时起了考一考的心思,于是赵佶对儿子们问道:“乱民造反,你们说,他们为什么要造反?又该怎么处置?”

    太子赵桓自然不落人后,第一个站出来回道:“启禀父皇,儿臣认为他们是因为心怀不轨,希望通过造反得高官厚禄,享受荣华富贵,儿臣建议父皇发天兵征剿,将他们全部诛灭,以警示天下,让那些贱民不敢乱来。”

    赵佶听了,跟木头人一样的什么也没有表示,赵桓有些尴尬,退了回去。

    赵楷这时候站出来说道:“启禀父皇,儿臣认为这些乱民都是受贼人蛊惑,这才铤而走险,儿臣建议父皇下令诛灭贼首,余者不用追究,这样一来,既可平定叛乱,又可彰显父皇的仁德,岂不是一举两得。”

    赵佶听了,露出笑容,对赵楷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对他的回答那是相当的满意。

    下面的赵桓看了,对赵楷很嫉妒,又想起赵楷越来越得赵佶的欢心,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太子位置就不保了。

    想到这里,赵桓看赵楷的眼神就跟刀子一样,恨不得把赵楷大卸八块。

    然后赵杞,赵栩,甚至赵构都说了自己的看法,但他们的看法和赵桓赵楷的都差不多,估计都是现编现抄,没什么两样。

    反正说来说去,绝对不会有人敢说乱民是生活苦,被当官的欺负,这些是不能说的,说了,那等于就是变相的说赵佶治理国家没有能力。

    赵佶见赵枢没有说话,于是对他说道:“枢儿,你怎么不说话?”

    赵枢哪里是不说话,他心里一直在想如何借这次水泊梁山事件,为自己积蓄力量。

    自己主动请缨,要带兵平叛,那是不可能的,皇子碰兵权,这是大忌,别说其他皇子会相互拆台,估计赵佶这个便宜老爹也不会答应。

    看来还是要搞点迂回。

    赵枢打定了主意,于是站出来说道:“回父皇,儿臣觉得他们之所以造反,那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学书法,更没有学画画,所以才造反的。”

    “哦?”

    赵枢的话惊掉了大家的下巴,自古以来百姓造反,还从来没听说是因为百姓没有学书法,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赵佶好奇,问道:“皇儿这话什么意思?”

    赵枢说道:“父皇您想,这书法,还有画画,这是可以陶冶情操的,是可以让人品德高尚的,这人只要品德一高尚,情操也高尚,那哪里还会造反呢?”八壹中文網

    赵佶眼前一亮,心说对啊,自己就喜爱书法,喜爱画画,自己这品德果然就高尚起来了,情操也跟着高尚了,所以自己也从来没有造反的念头。

    要不是当年皇兄无子继位,我赵佶现在还是亲王,根本不可能有造反当皇帝的念头。

    不得不说,这书法,画画,还是有作用的。

    赵佶一辈子最爱干的事情有三件,书画,石头,造人,因为这三件事情,很多大臣说他玩物丧志,批评他,把他搞的都快抑郁了。

    现在赵枢大大的肯定了他书画的作用,他哪里还有不认同的道理?

    以后再有大臣反对自己专研书画,也有借口堵回去。

    一边的赵楷气的不行,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荒谬至极。

    赵楷正要站出来指着赵枢的鼻子开骂,好出口气,哪知道赵佶却高兴的点头,夸奖道:“皇儿说的不错,如果天下人都喜欢书法,喜欢画画,那天下就大治了。”

    赵楷一听就傻眼了,他没想到父皇赵佶也认同赵枢的观点,这时候他就不敢再站出来反对了,只得当起了缩头乌龟,老老实实的窝在那里不敢吭声。

    赵佶又对赵枢问道:“皇儿既然找到了百姓造反的病根,那该怎么治呢?”

    赵枢一本正经,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造反是因为百姓没有学书法,没有学画画导致的,那么我们就该大力培养画家,书法家,让他们带徒弟,然后去教老百姓学绘画,学书法,这样一来,老百姓也就没心思造反,老老实实回去种地去了。”

    “嗯,皇儿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办法花不了多少钱,还可收获奇效,真是治国良策啊。”

    赵枢虽然得到赵佶的夸奖,但此刻心里是无语的,他心说就赵佶这样的皇帝,怪不得要亡国了。

    强忍着恶心,赵枢趁热打铁,说道:“父皇,儿臣愿意为父皇招募画家和书法家,让他们理解父皇的良苦用心,然后让他们招收徒弟,最后再派他们去教老百姓学书法,还请父皇恩准。”

    赵佶正在高兴的头上,自然也就没有多想,心说又不是问自己要兵马,自己没必要多计较。

    于是赵佶点头,对赵枢笑道:“好,那父皇便任命你为书画宣扬使,全权办理这件事,希望皇儿不要让父皇失望。”

    赵枢高兴的几乎就要跳起来了,最重要的一步,竟然就这样轻松实现了,这惊喜真是来的太突然了,看来这迂回的策略果然有用。

    成为书画宣扬使,赵枢就可以委任官员和书吏,搭建自己的班底,让他们光明正大的为自己办事了。

    赵枢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然后抬手回道:“儿臣领命。”

    考教完后,赵佶就让皇子们退下去了。

    出了皇宫,太子赵桓就当着赵楷的面,对赵枢竖起大拇指,夸道:“枢弟果然厉害,一出手就得了父皇夸奖,不像有些人,说的头头是道,但却是空谈,空谈啊。”

    ,,,,,,

    ,,,,,,

    作者的感想:新书期间,希望大家多多投票多多支持,多多收藏,让这本书走的更远,这本书的风格偏轻松搞笑,这是老白猪第一次尝试写这种书,会尽力写好,也希望大家多支持一下。大家的每一个支持都会让数据更好看,让这本书更容易得到编辑的信任,这样推荐就会有了,这个很重要。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