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洪荒之法不传六耳 > 第五章 先天因果
    洪荒之中师徒传授功法,可不是靠什么口口相传或者秘籍之类的,全都是以神识传功或者用传承玉简,六耳纵使有聆听万物的天赋,也很难偷学到。

    也只有像鸿钧道祖这般布道洪荒,才会公开讲解大道,让三千红尘客各自领悟,借此完善自己的先天传承,若是六耳能听完这次道,或许能将《魔神图录》完善到大罗境,可惜,他没这个命。

    鸿钧道祖布道洪荒,为的就是搜集洪荒气运,借此以身合道,他又持有混沌至宝造化玉碟最大的一块碎片,他所领悟的道也是最全面的,再有天道加持,故而他讲道才能惠及三千红尘客。

    而准圣或者大罗金仙讲道,最多只能讲自己领悟的道,如果是给弟子讲的话,那还有些用,具体还得看弟子的领悟力,但若是给其他人讲的话,因为功法的差异和领悟的道不同,这种讲道作用就不大了,最多就是相互印证,是为论道。

    即便是日后的诸圣,他们所讲之道也都很片面,根本无法与鸿钧道祖讲道相比,错过鸿钧道祖的这三次讲道,六耳的损失可太大了。

    毕竟鸿钧道祖的三次讲道,不仅定下了三清、女娲和接引准提的圣位,更是分发各种宝物,不说分给未来六圣的先天至宝和极品先天灵宝,单就是那分宝岩上收藏的各种先天灵宝,那就让六耳很是眼馋。

    可惜六耳也只有眼馋的份,他想要去紫霄宫,至少也得有人带着他才行,但以目前这种情况,六耳又能指望谁敢冒着可能得罪鸿钧道祖的风险带他去紫霄宫呢,还有,凭什么要带他呢?

    想要补全功法,除了这两条路,六耳倒还想到了第三条路,只是这第三条路或许正是他传承功法残缺的根本原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是三国时曹植写给曹丕的,但这句也同样使用了六耳身上,只不过六耳所要充当的身份是曹丕罢了,而且要走这条路,他就不能心慈手软,哪怕无冤无仇,但谁让他们先天便被种下了因。

    同类相残,这就是第三条路,而且还是混沌魔猿给六耳,不,应该说是给混世四猴留下的路,混世四猴各自继承了混沌魔猿四分之一的本源,自然也继承了混沌魔猿四分之一的传承。

    想要补全传承,最简单的方法便是斩杀其他混世四猴,吞噬他们的先天本源,获取他们的传承记忆,当混世四猴的先天本源重新归一,才能够得到一份完整的混沌魔猿传承。

    这份因果是在开天之初混沌魔猿陨落时便已经种下,也成了混世四猴必须了结的因果,此因果不了,终其一生,恐怕都难成就大道,六耳亦或其他混世四猴都别无选择。

    哼!

    想到这,六耳突然冷哼一声,这种生来就被人给算计了的感觉实在不太好,不过对于其他三只混世四猴的先天本源和传承记忆,他还是很感兴趣的,虽然无冤无仇,但该狠的时候不狠,那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六耳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坏人,但他也不想做一个十足的好人,为了自己能够圆满,能够走得更高更远,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天若不予,奈何取之,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他没得选!

    不过现在嘛,似乎只有他这一只混世四猴出世了,其他三只混世四猴出世具体什么时候出世,除了灵明石猴孙悟空外,他还真不知道,在神话传说中也有过可能是混世四猴的猴子,不过这里是洪荒,一切都需要六耳去确认。

    六耳并不急,有先天因果在,再加上他的天赋神通,只要其他三只混世四猴出世,想找到他们并不难,他现在的当务之急便是熟悉一下一身的修为,虽然融合了六耳猕猴的灵魂,但这一身修为毕竟不是他自己修炼来的。

    现在有了《魔神图录》,六耳自然就舍弃了原先的无名功法,改修自己的传承功法,虽然只能修炼到太乙金仙之境,但对现在的他来说,这已经够了,想修炼到太乙金仙,那还不只需要多少时日呢。

    随着六耳开始按照《魔神图录》的功法修炼,他的脑海中不由地再次浮现出了混沌魔猿的恐怖身影,那一身混沌魔神的气息纵然已经衰减了不知多少,但对于玄仙境的六耳而言,依旧充满了压迫力。

    周围的天地灵气朝着六耳蜂拥而来,在他体内运转周天之后,便被转化成了凝练的法力,虽然依旧还是玄仙巅峰的修为,但六耳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法力依旧在提升当中。

    这就是功法上的差距,《魔神图录》与无名功法,哪怕是同一境界,所修炼出的法力上限以及凝练度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这就犹如大河与小溪一般。

    六耳现在所做的就是将原先的小溪扩展成大河,将自己的根基重新梳理一边,唯有这样,才不会对日后的修行造成不良影响,万丈高楼平地起,没有稳固的根基,又如何能够建起万丈高楼呢。

    时间匆匆,百年岁月一晃而过·····

    这一日,六耳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惊喜的笑意,疗伤加修炼虽然花了百年时光,但这百年时光却花得十分值的,此刻,他的修为虽然还是玄仙巅峰,但实力却比之前强了十倍不止。

    百年修行,六耳的法力变得浑厚而又凝练,而元神也在混沌魔猿虚影的压迫下变得更加坚韧,似乎还沾染上了一点混沌魔神的气息,远远看去,现在的六耳仿佛就是一个散发着无穷战意的魔神。

    六耳稍微感受了一下自己暴增的实力,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随后便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息,整个人又变得锋芒内敛起来,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过看着自己一身的毛,六耳微微皱眉,虽然现在变成了六耳猕猴,但还是有些不适应自己现在的模样,只见他摇身一变,立马化作了青年人的模样。

    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黑色长袍上绣着云纹,其中还惨杂着一些红色,双肩之上各自有着一个龙头护肩,要带上则是有着一个麒麟头护腰,至于模样嘛,赫然便是他前世的样子(参照小说封面)。

    此时的天道尚未圆满,洪荒之中还没有化形天劫的存在,只要修为到了,任何生灵都可以化形,不过等到鸿钧道祖合道之后,再想要化形那就必须得经历雷劫考验了。

    打量了一眼自己现在的装扮,六耳满意地点了点头,以他现在这副模样,恐怕很难有人能够认出他就是六耳猕猴,如果此刻有大能在此,便会惊奇地发现六耳仿佛被迷雾笼罩一般,天机不显。

    而这还得归功于他这十二颗定海珠,准确地说是定海珠中的混沌珠本源,虽然混沌珠本体已经破碎,但它绝大部分的本源都保留了下来,混沌珠遮掩天机的能力可是其他三大混沌至宝比不上的。

    纵使现在只剩下本源存在,它遮掩天机的能力也没有变差多少,即便是大罗金仙甚至准圣当前,他们恐怕也难窥探六耳的跟脚,恐怕也只有圣人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了。

    这还只是十二颗定海珠的情况下,如果能让六耳找到其他混沌珠碎片所化的先天灵宝,将之融合,混沌珠本源的威能也会随之增强,若是到了量劫时期,恐怕连圣人也难算出六耳什么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