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传媒大时代1995 > 第015章 嫌我脏吧
    马小飞跟着刘长江走进了一间大包房,屋子里有3个中年男。

    一个瘦子戴眼镜,两个发福的油腻大叔,怀里都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妹子,喝酒k歌。

    刘长江取出一张四个老人头,往身边妹子手里一拍:“去叫几个,要年轻漂亮,有气质的……”

    妹子呵呵娇笑,扭着腰肢出去了。

    刘长江又跟马小飞悄声道:“这家ok厅,在锦阳算很不错了。待会儿你挑个顺眼的,想玩就带走,费用你不用管。没有顺眼的,我让他们再换。”

    马小飞突然觉得,跟这位土豪有了一起扛过枪的交情,好像也不错,便点头一笑:“那我就先谢谢刘哥了。”

    刘长江笑道:“老弟,你我投缘,这么点儿小事,不必客气。”

    刘长江陪马小飞喝了一杯红酒,也没有为马小飞介绍其他三人之意。

    几分钟后,刚才出去那妹子,领进来6个妹子,在马小飞面前站成一排。

    看起来,都像是十七八岁的姑娘,中上之姿,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马小飞眼光扫到第三个妹子脸上,瞬间愣住了。

    这个妹子凝神看一眼马小飞,也愣住了。

    马小飞暗道一声卧艹,这特么好像是夏春燕理发店旁边,老王家那个外甥女啊。

    这姑娘跟赵晓芳一样,都是去年才初中毕业,两人还是同学。

    去年下半年,这姑娘还帮老王守过副食店,马小飞经常去买烟,印象比较深。

    这姑娘姓秦,好像叫秦露露,马小飞之所以印象深,是她长着一对狐狸眼,天生一股子媚意。

    就是某冰冰那种眼型,脸型也跟某冰冰类似,皮肤也很白。

    泥妹啊……

    马小飞真有些尴尬了,秦露露显然也认出他了。

    很快想起来,以前去老王家副食店买烟,这姑娘见到他,经常会脸红,挺害羞的样子。

    没想到,居然干上这一行了。

    这一瞬间,马小飞突然没了兴致,倒是对秦露露为何走上了这条路,来了兴趣。

    难道是她那位舅妈陆丽,带上道的?

    马小飞这一愣神之间,刘长江悄声问道:“有相中的了?”

    马小飞点点头:“第三个,那个短头发还不错,刘哥,谢了,那我就带人走了。”

    刘长江抓起茶几上一条软中烟,往马小飞手里一拍,呵呵笑道:“我给你安排包夜,老弟,要玩就玩个高兴。”

    马小飞也没客气,敬了刘长江一杯酒,拿起这条软中烟,示意疑似秦露露的姑娘跟自己走。

    两人出了宾馆,马小飞停下来,问道:“你是秦露露,老王的外甥女,对吧?”

    秦露露脸上一红:“小飞哥,你剪了短头发,我刚才一眼没认出来。”

    马小飞想想道:“走吧,我们去吃烧烤。”

    秦露露有些惊讶,还是点点头。

    马小飞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去体育馆附近,找一家烧烤店。

    到了烧烤店,马小飞让秦露露先去点菜,然后要了两瓶啤酒。

    拆了刘长江送的软中烟,马小飞问道:“露露,抽烟吗?”

    见秦露露点头,马小飞就扔了一盒烟给她。

    从这姑娘拆烟点烟的动作,马小飞就知道,她经常抽烟。

    这特么才多久时间啊,如果社会是一个大染缸,这染的也太快了。

    马小飞点了烟,抽过一口,知道刘长江送的这软中烟是真货。

    做记者时,马小飞曾经联系过烟草专卖局一年,知道这个年代满街的中华烟,超过90%都是假货。

    有些假烟,专卖局的人用放大镜才能看出来,就看那根封条上有没有防伪齿纹。

    打防伪齿纹的一套进口设备,据说要三四百万,做假烟的当然舍不得投这笔钱了。

    马小飞开始打量秦露露。

    这姑娘有163公分的样子,还是以前的学生头发型,穿着短裙、吊带背心和高跟鞋。

    一脸水灵灵的模样,胸前还胀鼓鼓的,这颜值至少75分,身材至少80分。

    如果换一身素净衣服,再以素面示人,完全是一副清纯高中生的模样。

    这个年代很少有人整容,妹子们都是原装正品,天然之美。

    马小飞吐了一口烟圈,问道:“露露,你今年多大了?”

    秦露露道:“下个月就满十七了。”

    马小飞微微一怔:“比赵晓芳还小两个月,你啥时候来锦阳的?”

    秦露露道:“过了年来的,正月初十那天。”

    马小飞问道:“你一来锦阳,就干这个了?”

    秦露露摇头:“之前在电子厂跟师傅,两班倒,干满了两个月实习期,才挣了260块钱,很累的。”

    马小飞又问:“这么说,你到ok厅上班还不到一个月?”

    秦露露回想一下,道:“嗯,算上今天,刚好半个月。”

    这时候,烧烤上来了,秦露露倒了两杯啤酒,举杯笑道:“小飞哥,没想到今天这么有缘,我敬你一杯。”

    两人碰杯之后,一饮而尽,马小飞又问:“露露,为什么要干这个,你怎么想的?”

    “还能为什么,能挣钱呀”,秦露露突然咯咯娇笑,“小飞哥,你带我出台,就为问我这些事儿啊?”

    马小飞微微一笑:“咱们也算是老乡了,随便聊聊嘛,你要是不想聊,那就不聊好了,你可以下班了,我朋友那边,会给你算包夜。”

    秦露露一怔,又倒了一杯酒,自己干了,然后埋头撸串。

    马小飞也开始撸串,自己喝酒,两人都不说话。

    秦露露还是主动打破了沉默:“小飞哥,你是嫌我脏吧?”

    马小飞摇头一笑: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一个人想要挣钱,只要够努力,总会找到一条路。

    你长得挺漂亮的,还不到十七岁,未来有无限可能,何必要过这种没有尊严的生活。

    换一个角度讲,你连一个女孩子的尊严都能放下,做什么事不能成功?”

    秦露露摇头:“我一个农村女孩,只有初中毕业,什么都不懂,在电子厂车间上班,师傅都嫌我笨手笨脚,我还能干什么呀?”

    马小飞点了一根烟,直视着秦露露,也不说话。

    秦露露渐渐顶不住了,脸上微微一红,又埋头撸串。

    马小飞突然问道:“露露,你们在ok厅,一个月能挣多少?”

    秦露露抬起头来:“看人吧,有的一个月能挣一两万,有的只挣三五千。像我这样的,再过四五年,也不挣什么钱了。”

    马小飞想了想,道:“如果有一份正经工作,有机会一月挣到五六千甚至上万,你愿意干吗?”

    秦露露好奇道:“小飞哥,什么样的工作这么挣钱?”

    马小飞道:“跑广告,报纸的广告。”

    秦露露更好奇了:“我这样的,也能行?”

    马小飞道:“没有人天生就懂就会,只要你愿意学,肯努力,就会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