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万古源域 > 第20章 要恨就恨天道
    第20章 要恨就恨天道

    张玄随便一指,然后指到自己刚才看见赤瞳的那栋楼说道:“就从这开始吧。”

    说罢,张玄一马当先,龙行虎步的走在前面。

    孙止玥胆小的跟在张玄身后,真是人菜瘾还大。

    一楼的防盗门形同虚设,被张玄轻轻一拉就开了,张玄嗤笑一声,就这?

    楼道里的窗户十分小,显得一楼非常的黑暗,再加上刚刚死过人,难免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张玄运转秘力,手心里绽放璀璨的银色宝光,照亮了前方的区域。

    “张哥,这是什么法术?我能学吗?”孙止玥看见张玄手中散发的银光,立马问道。

    “够呛,咱俩走的不是一个路子,只可借鉴,不可死学。”张玄头也不回的说道。

    而此时,金来园某个层楼上,一个瘦的形同骷髅一样的老人眼神中绽放出骇人的光芒,嘴里喃喃的说道:“好雄浑的血气,堪比当年老天师的纯阳之体,我若得此体质,别说灵境,仙境我也可以闯一闯。”

    “阿大,阿四,你去将这那两个人带来。”老邪修哑着嗓子说道。

    “天不怜我啊,偏偏这时候灵气回归,我不甘心,不甘心啊······”老人低吟着说道。

    在老人的身后,两只阴气都可以凝聚成尸体的凶鬼穿过墙去执行老人的命令。

    张玄跟孙止玥走的楼梯,外面明明阳光四射,可两人在楼里却感觉格外的阴冷。

    “呼~”

    孙止玥突然发现自己呼出的气可以在空气中看见了,这就表示周围的温度降到了非常低的地步。

    “张哥,有点不对劲啊。”

    孙止玥说道。

    不用孙止玥说,张玄已经察觉到了。

    “封魔印!”

    张玄忽然亮出金色大法印,法印放出金色神光,周围的空气中突然发出“嗤嗤”的声音,然后就是两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两只脸色铁青的凶鬼非常突然的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两只鬼受到封魔印的伤害,身上被烧成一个个窟窿。

    “啊——”

    其中的一个小男孩模样的凶鬼,身上升腾起血红色的煞气,眼白愈发狰狞,嘴里隐隐约约的说道:“爷爷······爷爷······”

    孙止玥瞧见突然现行的两只凶鬼,直接将自己给吓了个半死,好歹体内的灵气流入灵台,迫使自己强行冷静了下来。

    张玄也没嘲笑孙止玥,因为他也是第一次见鬼,结果跟孙止玥差不多。

    但是张玄不能表现出来啊,孙止玥在他的身后,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觉得张玄毫无惧色,不动如山。

    其实张玄的腿已经吓麻了!!!

    凶鬼男孩两只手臂关节上长出骨刺,舌头如同吊死鬼一般的吐了出来,然后冲着张玄扑了过来,因为张玄一身纯阳血气的原因,他在鬼物的眼中格外的诱人。

    “明月!”

    张玄体内秘力激发,身体散发着无上宝光,手心里符文闪动,不多时,一轮明月就被张玄托在手心之中。

    这是张玄利用《他化自在法》刻画出日月符文修成的宝术,目前还在完善中,在张玄的幻象中,日月宝术大成的模样是九阳九月齐出,可化作阴阳大磨炼化世间一切敌。

    “给我死!”

    张玄手心里的明月直接砸在冲上来的小鬼身上,明月宝术蕴含太阴之力,直接将小鬼给冻结致死。

    被太阴之力冻结的小鬼僵在了原地,鬼体从下往上开始破碎,到了最后,小鬼的嘴张了张,可惜张玄没练过唇语,不知道它说的什么。

    而目睹了小鬼死亡的中年男鬼却没立即上前报仇,而是悲愤的大吼一声,两行血泪渐渐从男鬼的眼中滑落。

    中年男鬼全是眼白的眼睛看向张玄,然后缓缓张开了双手。

    张玄无言,这个男鬼在向自己求死······

    虽然男鬼的眼中没有瞳孔,但是张玄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它的痛苦和愤怒·······

    张玄掌心中出现青色的造化之火,他缓缓的上前把手放在男鬼的肩膀上,造化之火迅速的蔓延了男鬼的全身。

    随之张玄炼化了男鬼,他也看见了男鬼的记忆。

    ···············

    入目,是紫气尚存的清晨,王泽清醒时,身边的伴侣已经起床弄早餐去了。

    王泽走出卧室,去洗手间洗漱,期间自己的父亲正坐在沙发上逗弄着自己的二宝,桌子上是妻子做好的早餐。

    大宝还没起床,妻子应该是去叫大宝去了。

    这是一个任何人都羡慕的场景,周泽微微一笑,就走进了洗手间开始洗漱。

    吃过早饭后,周泽就拿着公文包上班了,妻子则是在家收拾家务,大宝去上课,父亲照顾着二宝。

    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可是有一天早晨,周泽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有些神色不对,嘴里还念叨着:“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周泽问道:“爸,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老父亲一愣,生冷的说道:“没事,我很好。”

    周泽也没多想,就拿着公文包出了门。

    可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变了。

    当周泽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居然黑着灯,这让周泽很是疑惑,毕竟以往这个时候,妻子已经做好饭等待自己了。

    周泽摸索着打开灯,但是眼前看的一切却让他红了眼。

    地上是满满的血液,触目可及的血液是那么渗人,妻子与孩子的尸体双双躺在地上,甚至于妻子还抱着二宝娇小的身躯。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坐在桌子上已经年轻了十几岁的父亲,刀就放在他的手边,还在往下滴着血。

    “别怪我,要怪就怪这天道,为什么······偏偏要此刻灵气复苏,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神话复苏,我也·······不想的呀,可是·······我想要长生啊······”

    男鬼的记忆碎片就只能看到这么多,随着男鬼灵体炸开,张玄回归了现实。

    (本章完)